张雄文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217081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唐风宋韵今何在——书评《张雄文诗词选》

2017-03-30 17:58:1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37 次 | 评论 0 条

                  唐风宋韵今何在

                       ——书评《张雄文诗词选》

静子

 



    收到《张雄文诗词选》,不觉月余,放在枕边,随手翻阅,已有两遍。


   自然不会无动于衷,于情于理,总有些感觉要说。


   这自然也是雄文兄的初衷,或者说期望吧。受人桃李,报之以琼瑶,这是古人也是我的待友之道。可是,有时桃李尚无,哪里又有琼瑶呢。


   说实话,和雄文兄并不熟惯,网上偶然懈逅,偶尔遇面,也是近来的事。雄文兄不远千里惠书与我,也不是毫无情由,近年情之所至我不时写诗填词,发在网上或纸刊,雄文兄看见,以为我懂些诗词,便引以为同道。


   这原本没有错。我是懂些诗词,虽然只是皮毛,或者说刚入门庭,尚未窥见厅堂或解透古诗词的精髓奥妙。但说到喜欢那真是由来已久,深受唐诗宋韵的熏陶,且一直认为,有些境致和情感非古诗词无以表达。童年时,受后院四疯子叔和外村念喜的二软子师傅教诲,始吟诵《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就爱不释手,乐以忘饥。高中时,我的两任班主任陈兰卷及牛运宵老师,出身名门,家学渊源,均善诗词。陈老师就是因诗得祸,从京城一路下放到我们学校的。牛老师刚平反,旧习难改,酒后常和老友诗词唱和。我敬佩他们的才情风骨,自然深受其影响,愈喜欢古典诗词,尤其是唐风宋韵,几乎贯穿了大半生,偶尔也照猫画虎吟一首或填一阕,纯属自娱。真正写诗词,那已是近几年的事了。


   我每每感叹,唐宋远逝,遗风不再。诗,源渊流长,朴如《诗经》,韵如《离骚》,雅韵如《古诗十九首》,到唐诗达到巅峰,其飘逸奔放不可企及,亦不可复制,明朝诗人虽有气势,韵味浓烈,终失却唐人与生俱来的自然风度韵致,缺少飞天般的飘逸。宋人尚义理,诗多说教,虽不乏哲言警句,却少了完美的意境。幸有诗余,也就是词,长调小令,抒情写心,达到另一座缪斯的高峰,成为中华诗海最灿烂最辉煌的双壁。若论诗词,从元到明到清,乃至于现代,虽偶有星光闪烁,譬如纳兰,譬如元好问,譬如高启,但就整体而言,真的无法与唐风宋韵抗衡,甚至媲美。至于当代,更是屈指可数,所谓的诗词大家如叶嘉莹饶宗颐刘征等,不过合律典雅而已,只有毛泽东的诗词,或句或篇,颇有唐风宋韵,不输于古人。但已无江河滚滚奔腾之势了,时也,境也,真不是三两句话能说清的。


   也许,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使命和表述方式,无可厚非,江山辈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十年,况且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又何必论箫长笛短呢。但纵观文脉长河,的确还没有一种文体,像唐诗宋词一样,在之后的岁月倍受青睐,喜爱程度一直有增无减,虽然江河日下,很难企及唐宋的高度,但珠穆朗瑪峰依旧,久久仰望,总有勇敢不屈的攀登者。


   沉寂了近半个世纪的旧体诗,近年随着国学热忽儿又热起来,虽没有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毛泽东诗词首发那么热烈,但写作旧体诗的人群似乎更广泛,其数量之巨,真的前所未有,随便流览一下博客、网站、公众号,乃至于微信号,就会淹没在诗词的汪洋大海。勿容讳疑,潮流之中难免泥沙俱下,何止差参不齐,鱼目混珠,一言以瞥之,如郭老不服老诗多好的少,十之八九滥竽充数,连最基本的格式格律都达不到,甚至连通顺的打油诗都算不上。这也难怪,吟诗填词,不仅仅在诗词格律的本身,更要有深厚的国学作底蕴,而几十年的荒废偏差,不要说国学,就是中文的功底也几乎丧失殆尽,虽喜欢诗词,热情可嘉,也难行无米之炊,即便照猫画虎,也走了大样,画虎不成反成犬。毛泽东在致陈毅的信中都感慨,旧体诗难作,并不完全是谦虚。民国时许多大家,包括诗人,国学基础深厚,都叹息诗词是戴着镣铐跳舞,实在是经验之谈,他们中虽有许多人偶尔为之,但真的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名篇名句,比之清代诗词家尚且不如,更不要说唐宋了。时至今日,时过景迁,旧体诗再怎么繁荣,已成林边的花朵,无法也不可能与新诗对垒,点缀而已,甚至纯属个人爱好。


   我自己就是个诗词爱好者,也读,也写,平日里对当代诗词浏览多一些,好诗虽凤毛麟角,也不是绝无仅有,尤其是合韵意雅的诗词还是有的,甚至颇有唐风宋韵,还值得一读。譬如张雄文兄的诗词集《踏雪泥集》,大概可谓鹤立鸡群,凤毛中的麟角了,起码算孔雀天鹅羽,真的很美。


   雄文兄和我同辈,所历亦大体相仿,自幼酷爱古诗词,且有过“为赋新诗强说愁”的少年情致,模仿写过“打油诗”,还装订成册,虽敝帚却爱之如珍珠,也有过吟诗作赋震惊老师同学,被捧为诗人的骄傲。往事不堪回首,也大可不必为曾经的幼稚而羞愧,但毕竟养成最初的爱好,也奠定比较扎实的基础,在之后的岁月,无论失落还是得意,总能用适合的文体(诗词)表达自己的心境胸怀,记录诗一样的生活,雪泥鸿爪,积米成箩,便有了日后可观的结集。起码是一种从小至终与日俱增的癖好,不是随波逐流,也不是一时兴起心血来潮。


   纵观唐宋诗词,虽灿若星辰,流派众多,但总体而言,唐诗可分为浪漫派和现实派,宋词分为豪放派和婉约派,这大概是没有争议的。具体到每个诗人,界线虽不是那么泾渭分明,但就主体而言,还事脉络清晰的。像我基本走的事婉约的路子,虽不乏豪放,但到底也豪放不到哪里去,总带着娘娘腔。而张雄文兄,恰恰与我相反,基本属于豪放派,虽不乏浪漫婉约,但说到底骨子里还是豪迈的,难掩英雄豪气。自古三湘儿女多英豪,张兄又名雄文,张姓本弓长,看来豪放也原本是一个宿命。


   翻开《踏雪泥集》,豪情壮怀的诗词俯拾皆是,譬如《沁园春。早登岳麓山》《水调歌头。仿韶山》《满江红。井冈山》《七律。南海》《七律。登皋兰山》等等,豪情勃发,如江河奔流,高山欲倾,没有宽博的云水襟怀,是不会有那么大的格局的。就是诗词中豪放的警句妙语也比比皆是,譬如“极目江山万里,拟想蒿呼雷动,豪气满神州。挥手向南面,慷慨叹风流。”“将军虎气弥云外,借与儿郎挺剑锋。”“男儿立马缚苍龙,锐旅提来命世雄。”等等,不胜枚举。即便是一些婉约的情感篇章,也尽显英雄本色,风流柔情中多了几分逼人的英气。像“惊鸿返顾风前影,遗箸如闻雨后雷。”“西窗花烛曾经醉,点画娥眉再度难。”“寻芳有约麓山东,鸟鸣松,女扶风。路转幽花,人面映相红。欲解心潮追浪涌,背瘦燕,上云峰。”虽儿女情长,低眉顾盼,但男儿意志的宝刀,何曾放下,一直刺向青天,风中嚯嚯有声。


   张雄文的诗词,不像我多个人抒怀,卿卿我我,却多是家国大事,山河咏唱,走的是陆游辛弃疾的诗路,颇有岳飞《满江红》的壮怀激烈,也有毛泽东《沁园春》的博大奔放,可以说,这是整部集子《踏雪泥集》的主旋律,也是张雄文诗词的主格调,充满正能量。自然也不是人云亦云,多有自己的深思感怀。如“席满徘徊屏大树,才高欢洽失元戎。”“怅恨援朝人病后,遂教铁骑纵辽东。”“何期沉朔漠,荒草锁孤茔。”“百年兴废无常主,英气依然静暮鸦。”


   读过张雄文《踏雪泥集》两遍,写此文前再读,尤感著名诗人弘征序言中所评极是,并非溢美之词:“观其所做,或吟登高以抒襟抱,或发思古之幽情,或感生平之际遇,淳朴老到,常存古意,颇多佳构。用典浑然,不伤雕琢,益知文史相同之句不虚也。”同时,我很佩服雄文兄音律把握的准确,对仗用典的自然,特别是一些诗词意境的自然完美,与情感的浑然一体,似乎更近唐风宋韵。如《五律。山居》系列,“池边生碧草,岭上过清风。”“禅声催倦鸟,暮色散轻云。”等等,何期典雅韵味,很值得玩味,自然也是初学诗词者最好的范本。


   末了,我要说的是张雄文与我们山西的源缘,的确颇深,不仅诗词集中颇多写山西的篇章,如《五律。登五台山》《七律。晋祠》《七律。登王莽岭望晋城》等,还获得过山西省政府颁发的“五个一工程奖”的殊荣,真的不易。


   唐宋已远,风韵长存。是自勉,也是对雄文兄的激励,更是对未来雏凤青声的期许,共祝愿,同进步,但愿。

                 

 

 

 

 

 

 

 

 

 

 

 

 

《张雄文诗词选》,上海书店出版社,2015年9月版

作者简介:

静子,作家。在《中国铁路文艺》《阳光》《散文百家》《山西文学》《山东文学》《时代文学》《黄河》《福建文学》《读者》《延河》《厦门文学》《都市》《佛山文艺》《雨花》《北方文学》《澳门文学》《黄河文学》《奔流》《鸭绿江》等刊物发表过散文,有作品入编散文选本,出版散文集《乡村拾遗》《镶嵌在记忆深处》等。散文《大地物语》获福建文学五店市散文提名奖、散文《村庄史》获第二届蔡文姬文学奖等。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钩沉索隐,还原真相 ——读张雄文…      下一篇 >> 《聆听书院的回响》获《散文百家…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张雄文

作家、文史学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协全委会委员、湖南报告文学学会理事、湖南大学客座教授、株洲市作协副主席。出版有《无冕元帅》、《名将粟裕珍闻录》、《毛泽东粟裕与淮海决战》、《蒋介石的枪杆子》、《战场上的粟裕》等书。 联系方式:zxw194910@sina.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