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清博媒 凤凰站
学点历史 了解中国
http://blog.ifeng.com/138494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滨州夜话:望得见的山水,记得住的乡愁

2016-09-21 08:06:0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084 次 | 评论 0 条

滨州夜话:望得见的山水,记得住的乡愁

——写在滨州主办第二届“中国古村镇大会”之际

一清

这是我第二次到滨州。我念念不忘的是有关滨州的红色文化,一直记得滨州惠民“渤海革命老区机关旧址”里那5万多个名字的英烈墙。我印象中的滨州是红色的,在很多场合,每提及滨州,话语里总要表达我对这一片土地的崇敬。但这一次,却不是为红色而来。

(一)

滨州是山东北部的一个地级市,处于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和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一“黄”一“蓝”,都是国家级战略区域,同时滨州还是环渤海经济圈、济南省会都市群经济圈的锁定成员,可以说,滨州有幸地处于“两区”、“两圈”叠加的黄金地带,这个位置,决定了滨州的明天更美好。谈起滨州文化,这可是个不得了的地方,这里是黄河文化、孙子文化、孝文化、齐文化的发祥地……


(第二届中国古乡镇大会即将在滨州召开,热情的滨州人过节一般。)

或者是早期受美学家的影响,对于黄河文化,总有一种粗犷的归类与认读。这种印象在前些年我们一行采集“中国梦”公益广告素材时,有所加强,如青州的泥塑临沂的石雕等,这次在龙江湿地和滨州水文化馆里,就看到了很多的类似夸张的各种艺术造像。其实,艺术品位的高低不取决于这些因素,细腻是一种美,粗犷何尝又不是呢,有时候却是更见震憾的。但这次来在滨州,在这么个黄河文化的发源地,我却无处不感到这座城市的精致与优雅。以流行于中国千年之久的“八景文化”为例,滨州的这份精致,就让我这位改革开放后最早也是最系统研究“八景文化”的专业人士不得不刮目相看。在沾化县的民俗博物馆里,我遇见了沾化古镇的“古八景”诗画,很是激动:“渤海渔歌”、“久山落照”、“仙迹高台”、“官灶古城”、“文峰耸秀”、“双泮莲香”、“盘河帆影”、“青台晚眺”。以“文峰耸秀”的诗画配为例,诗也是鲜活着的:“斗大仙城迥不群,峰高耸立映斯文。连天拔地东南美,毓秀钟灵草木芬。湖上光芒雄一柱,城头笔阵扫千军。振衣绝顶冲霄汉,佳气还蒸泰岱云。”诗意正是画意,画境正是诗情。这种诗画相配,以及四字命名的方式,正是宋代米芾、宋迪们创作影响中国人文诗风画意的“潇湘八景”典型风格与范式。在大中华的各地,“八景”设置不少,但主要在南方。如此完整地呈现于黄河之滨各地,却是令人叹服先民的这份雅兴的,也感喟于滨州古风犹存的周到。这应该是我滨州之行的一份额外惊喜,有点他乡故知握手的感觉。由沾化古镇“八景”,竟有了更多的发现。如滨州古八景有:榆林晚照、渤海望潮、莲池夜月、砂亭雨霁、兔岭浮波、秦台晓雾、清河横带、古井琉璃。还有滨州新八景:翰海景天、银河英姿、三蒲叠翠、红园塔雪、古城流韵、沧堡渔歌、九曲横带、双闸飞潮。这些“八景”的范式,与传承规范保持着高度一致,其用功之细,将其他一些地方弄的所谓“新八景”乱七八糟的命名甩下了不知道多少个街区。可见滨州在乡土文化和士人文化的保存上功夫了得。

事不在多,在勤;文不在滥,在精。滨州的文化传承,做出了好文章。

(二)

行走在滨州的山水空间里,有种踏在水墨画境般的感受。据修辞学家研究,一个地方的地名或村镇名,骨子里总浸着这个地方的传统记忆。滨州不少地名,正好印证了修辞学家的说道。我特别喜欢滨州的“打渔张”、“狮子刘”、“香坊王”“秦皇河”一类的名儿,它让我们有很多关于历史与民俗的记忆与联想。

狮子刘村与香坊王村隔着并不远的距离,两村的传说故事,透着远古村民的生活细节,让人有种穿行于历史深处的惬意。香坊王村位于南海西岸、秦皇河公园南首。据滨县地名志载:“洪武二年,王姓从枣强迁至,以做香为生,故名香坊王村。”后因族人入冬后多以外出劈火头为生计,故又名“火头王”。从这些村名的变化,似可闻听出先人们的言笑与叹惜。而这言笑与叹惜,正是今人们所想闻听的。滨州在城市改造时,正顺了这般的心思,做下了不少提炼性的工作。他们在旧村舍的提质改造方面,努力地保存民间记忆,即使在房舍的命名上,也功夫细腻,他们甚至愿意给每一间房赋予一个故事,把这故事连串起来,就是一段接着一段的鲜活历史。如“蒲草说”和“棉花纪”讲的是博兴董永的故事,相传董永与七仙女结为夫妻后,男以蒲草编鞋,女用棉花织布,两人相亲相爱过着幸福的生活。当然仅仅“讲古”是不周全的,房名上的创新也成为一道风景,以“果然爱”为例,这是村中唯一亲子房,“鲜果”为主题,明亮的光线,搭配缤纷果色,再加上趣味装饰,弥漫出浓浓的温馨。至于“墨香集”、“锦绣乡”、“泥有趣”的灵感则分别来自清河镇木板年画、绒绣、河南张泥塑等滨州非遗项目。“稻香里”是稻花香里说丰年的诗意,灵感源自于小营黄河大米。滨州人总把古今的东西与“人”结合起来,放一堆里,这就有了意思了,滨州人是懂大道理的!


(在滨州狮子刘村街道上看到的他们自制的公益广告,觉得特别喜兴,特别年味。)

提到当地的木版年画,我在狮子刘村真的碰上了开心的事,同时也产生了“遗珠”之憾。那天,在去往狮子刘村“两委”路上,见着了一个核心价值观的公益广告。这广告有些另类,画面上是一大头娃在弹古琴,似能听得那悠扬的拨弦之声。琴娃很夸张,脸上着一抹枣色,是鲁北风格的那种年画模式,特喜庆,特年味,还特养眼。画面上印着的是“文明”二字,我当时会心于这才是真正的“文明”内核啊!说实话,从“中国梦”到“核心价值观”这一主题的公益广告,我都是重要的主创人之一,在采集素材时,几乎跑遍了全国,不知为何偏就落单了滨州,不然这样好的作品,一定会推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宣传主阵地。好在有滨州,把这极具乡土气息的画面承载上了“核心价值”的内容,这一份的担当与创意,让人十分服气。

便想到了这里的一个对联,联语是这样的,“毛泽东思想安天下,共产党政策定太平”。现在这对联就挂在狮子刘村两委的大门口,而原出处却不是这里,是一农户新屋上梁时的即席之作。起新屋上正梁,是个重要时刻,想来这农户一定有很多话要说,于是便说了,居然就说到屋梁顶上了,这是多大的一份感慨,多重的一份铭记啊!

(三)

惠民是个令人难忘的地方。这儿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历史文化名城,有着“燕齐门户、神京锁钥”美誉。用好词儿来形容惠民,比如说“人杰地灵”那是名至实归。这里不仅产生了享誉世界的千古兵圣孙武,还哺育了汉代文学家、智圣东方朔,唐画之祖展子虔,以及清代兵部尚书李之芳等名人先贤。历史星空里这些闪亮的名字,原来竟都出自滨州惠民,让人不胜唏嘘。其实想想,也还真是,古人之谓黄河清圣人出估计是一定有道理的。谁都知道黄河的水是沌黄的,但我们这次沿河走动时,看到的水确实是清的,不知道其它河段是否也这样,反正滨州所见,与我们印象中的黄河是有区别的。这或者是包括孙兵在内的圣人出后对滨州的特别惠顾?不管怎一种说法,我们在滨州确然看到了一种异乎他处的清新与兴旺。“惠民”——或者这才是其县名的本真意义了。百度了下地图,惠民地处黄河三角洲腹地、鲁北平原正中,是环渤海经济圈、半岛城市群、济南城市群经济圈三大经济区结合部位,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听说该县享“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美誉,这个我信,因为集大成的魏集古村落,就全方位地展示了这种文化的深厚。在这里,石磨、碾子、油坊、醋坊、织布机、古井、古街、茶楼、木门、瓦屋、泥墙、水车,一一生动在陈说当年的风情。说实话,当这些久而未见的旧物呈现于眼前时,那些掺杂了尘土的记忆,瞬间被唤醒:一个老物件诉说一个故事,一个老门店陈述一段历史,入目入心的是浓郁的齐鲁风情,念之感之的是深沉的鲁北文化。让那些怀念过往,寻梦乡愁的人士,瞬间有了一种邂逅的欣喜,有着穿越时空的讶异。

魏集古村落,当是最好的乡愁载体。当地有文案介绍魏集古村落时,有段文字写得特别好,“当金色的阳光,从农家青瓦的屋顶射下一缕,透过树影暖在你身上时,这情景似乎是儿时行走在村子的小巷一般;当五谷醉人的味道,飘出雕花的窗棂格儿,钻进你的嗅觉里时,这味道又仿佛来自哪部影片里的大宅门一般。一时竟不知道它到底是亲是疏、是近是远,这熟悉而又陌生的鲁北味道,不由得让人思绪万千。”

魏集古村落有所谓的“六古”,即古庙、古街、古牌坊;古井、古车、古码头。这样的村落古影,装饰了怀旧者的梦境,也点亮了鲁北的风情,把一腔的乡思之念,泼墨重染得淋漓尽致。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相思无月明。滨州于近日将要举办第二届中国古乡镇大会了,来魏集古村落走一圈,体会一下今月曾经照古人的妙趣,定然会有月照花林、空里流霜的怀人念远之感,把一腔的相思乡愁尽付给村荫月影,把美丽的寻找放在儿时憧憬的尽头……

(四)

走过龙江湿地,走过打渔张森林公园,以及黄家村的农人屋舍,感受到的是高新区和博兴县的那一份平淡与自然。在当地,没有谁想要曲意表达什么,没有谁在乎你的来与去、谈与评,因为老百姓就是这么生活的,千百年来都这样,所谓“怡然自乐”便是这般状态。记得在滨城的小王民俗村的村道上,两位大婶骑了个三轮摩托过来,停在路边。作者上去说要为她代驾一段,人家乐和和地说好啊好啊好啊,且让出了主驾驶的位置,一直开心地言笑着。就这么个细节,反映的是当地人性的善良、接纳、友好与乐观。什么叫乡愁呢,这份友善就是乡愁,这份接纳就是乡愁,这样的乐观与诚意,就是奉“不与陌生人说话”为出行准则的今人们需要好好地寻找的东西。是的,在包括“中国古村镇大会”这类活动的创意里,所谓的古村庄、古村落、古村镇,说白了,寻找的就是一种古风,一种我们民族生活与处事的习惯;一份优秀的、必须传承方可以使我们走得更远的行为准则。但这一切,都是以人为中心的。设若古村镇建了一大片,或者整旧如旧地修复了一街城邦,而内中没有生活着的人群,没有熙熙攘攘的引车卖浆者,这样的古村镇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尴尬呢?即使外表光鲜若梦,也禁不住时间的刻薄评价。所以,就中国古村镇大会所追求的集中连片效果来看,或者滨州不及于以往,但滨州的“古”里是汇合着“新”的,它看似不集中、不成片的散落式格局,恰恰就是真实自然状貌及和谐之态,这才是我们真正要寻找的东西。

乡愁啊,有时候就是件不经意的往事,是段不曾想起又未曾忘却的云烟,它或者是一条传承千年的村规民约,或者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家风祖训,它是植入民族文化心灵之底的善良基因,是一种精髓,也是一种精神,这种精髓和精神所阐述的就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这是一种我们应尊崇为时代价值的罗盘与指针。在滨州古村镇的寻找与复活中,我真实地感受到了这种努力与希望!


(乡愁有时候就是一挂灯笼,乡愁有时候只是一声年味的炮仗。)

(四)

没有想到,沾化会给人如此多的惊喜。

而予人以惊喜的沾化古城,在某个意义上有点冤。这座古城,从公元688年,也就是唐代即已建镇,当时叫招安镇。从名字看,滨州于大唐首都,算是偏远之地,故有此名。至北宋庆历二年,也就是滕子京谪守巴陵郡的前两年即公元1042年,升镇为县,套承旧名即招安县。到大金天下的1195年,金章宗皇帝意在标榜皇恩浩荡,借汉代渤海郡太守龚遂“治郡有方、民沾圣化”之义,更名沾化县,沿用至今。沾化这座古城在过往的九百多年历史中,一直是全县的政治中心,它理应沿旧制享受县治尊荣。但时光转到1957年,历史在这儿拐了个弯,县府给搬挪到一个叫“富国”的地方了。所以古城冤就冤在这里。按说,治所的搬迁,一般会带来文物损毁,但在古城,却是难觅这样的痛楚,六十年过去了,所有街道旧物,依然故我,有点惯看秋月春风的感觉。

好在有县志在,还给古城以应有的荣光。据《沾化县志》载,自14世纪70年代,也就是明洪武年间至清宣统元年,在过去500多年的历史岁月里,沾化一地竟有进士40名,举人127名,贡生那就多得不计其数了。其中职务最高的就是管家庄的丁汝夔其人,官至明朝兵部尚书职事,是古城一地的荣耀故事点与渔鼓内容王。加之古城学风浓甚,耕读持家,“民沾圣化”,久远以来,获“济北诗书之薮”美誉,自当应该,也算是古城之风的旧有辉煌了。

其实,昨日的荣光与辉煌,都应是今天的财富,在这份财富里,藏着义理,藏着智慧,藏着成功的密钥,我们的寻找,应该在这些方面着力。而沾化,把这一份寻找的心思,理解得透透的,复原得真真的,他们用物质和非物质的记忆,还原以乡愁如梦的多彩世界。

当我们走进古镇民俗馆时,扑面而来的全是那旧日时光的展示。许是因了世界变化得太快,几十年过去,连小时玩儿的弹弓、地珠、滚环都成了历史。看着这些曾经为争胜负常常面红耳赤地较劲的旧物,真是百感交集,是谁有心将之悉数呈示于此激活于此呢?是沾化人的有心与细心。看着曾经的货郎担、理发匠、吹鼓手以及铁匠铺、木匠摊,这些往日情景,都得以一一复活,直逼着人类忘却速度的底线,不免让人内心产生惶恐。尤其在爆米机面前,想象中的那声巨响以及随之而来的孩童们的欢呼,让人眼热湿润。我站在那里好一阵没有动弹,是因为这些物件所引起了严厉的自问,因而更感念于今天的改革开放,感念于生活的伟大进步。

在接下来的参访中,体味了一票渤海大鼓的趣味与沾化渔鼓戏的魄力。那天,给我们表演渤海大鼓的兰尊侠老人就是这种艺术形式的创始人之一。这是个将京剧 、河北梆子等戏曲、曲艺的旋律融于一体的创新品种。渤海大鼓的特色在于唱腔高亢委婉,朴实俏丽,刚柔相济,声情并茂,旋律千变万化,且可根据内容需要,唱腔时而挺拔激越,跌宕起伏,时而婉转缠绵如流水行云,听起来韵味无穷。正因如此,渤海大鼓的声誉不胫而走,可称之为曲坛独树一帜的新兴老牌品种。


(沾化渔鼓戏声腔唱段,让人十分迷醉,该剧种结合了当地船号“一人唱众人合,领合呼应”演唱传统。)

还有更让人惊艳的,那就是同样发迹于此的沾化渔鼓戏。

渔鼓有多种,全国都有,不独滨州,俗称道情,是一种古老的汉族戏曲剧种。原是道士们唱的曲调。源于唐,历代相沿成为流行的曲艺形式。而到了清雍正年间,事情有了变化,沾化农村的业余爱好者将说唱的渔鼓搬上舞台化装演出,并随着演唱内容和角色行当的不断扩充,逐渐衍化发展为独立的剧种,这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沾化渔鼓戏。

我们一行人坐在文庙的大坪里,看沾化渔鼓戏剧团的专此演出,戏名没有搞清楚,但那种声腔唱段,让人十分迷醉,我们情不自禁声声叫好,有点在保利剧院观剧的票友风格。这种戏的唱腔音乐极其独特,其旋律在五声调式框架内,以高亢、古朴、明快、跳荡见长,尤其以五度、八度至十一度的旋法跳进促成唱腔的极度灵活变化,让人有应接不暇的惊喜。那天为我们演出时,太阳威猛得吓人,但是乐团后面,有一排站着唱和声的姑娘。先是不理解,后来渐渐明白了内中的道理:这戏是结合了当地船号“一人唱众人合,领合呼应”演唱传统的,在表演过程中,时而弱拍反强,或强拍反弱的锣经相杂,说不尽的收获欣喜,道不完的心灵慰藉——沾化,这是怎样一片艺术的土地,怎样一座神奇的古城!

古城,古镇,因为有了这一切的灵动,便生动起来!

如果说,我们要寻找什么,这就是我们所要的——古村镇的灵性。我们在这里体验的、发现和获得的,就是那曾经忘记、又始终未曾走远的那份鲜活,那种印染着我们儿时梦里醒里、哭笑以求的东西,或者这就是乡愁吧。

感谢滨州,感谢将要在滨州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古村镇大会,让我等收藏了如此众多的新感受,享受了乡愁寻获的内心喜悦。在离开滨州的日子里,夜深人静,敲响键盘记录着如上点滴,权作一种“夜话”表述,以别于正式的考据文章。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一清:“八千湘女上天山”的时代价…      下一篇 >> 一清:有一种温暖,叫“精准扶贫”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理解毛泽东

普列汉诺夫说:在历史和现实的一堆疑惑面前,不要哭,也不要笑,而是去理解! 中国文明网·名博沙龙 http://hxd.wenming.cn/blog/mbsl.htm 邮箱:yftyyhw@163.com qq:502881311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