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叔亚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814067.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日本老兵)“玉碎战场”的证言

2016-04-22 11:47:4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673 次 | 评论 0 条

日本玉碎证言解说词

片名:系列节目 证言记录

     士兵们的战争

http://cgi2.nhk.or.jp/shogenarchives/shogen/movie.cgi?das_id=D0001100125_00000

http://cgi2.nhk.or.jp/shogenarchives/bangumi/movie.cgi?das_id=D0001210024_00000


前言:

   这是日本电视台采访松山幸存日本老兵的回忆。

   其中有一条日本日本老兵认为松山战斗和二战日本参加的所有所谓“玉碎战斗”不同的是:松山战场日本守军在无望的情况下,如果想逃跑,他们都是可以逃跑的。也就是说,地理条件是允许他们逃跑或者擅自行动的。因为这里不是一座是面环海的孤岛,而是大陆,连接着群山河流村寨……

   和松山不远的腾冲战斗,都存在有大量官兵在最后四处逃散的情况。但是在松山却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是日本老兵的看法,他们这样的看法,首先是标榜自己如何服从命令英勇不屈,同时也对上级没有下达让士兵各自逃命表示不满。



解说(28~52

这里是福冈市内的旧日本陆军墓地

每月7 90多岁的原陆军部队士兵都会来这里进行祭拜

7号是某陆军部队在太平洋战争末期玉碎(报国捐躯)的日子

这支部队组建于福冈县久留米市

同期采访(53秒~1分7秒)

今天是7号了 我们来看你们了

请你们安息吧  

默哀

解说(1’15~1’30)

纪念碑上刻着士兵们牺牲地的名字—中国云南省拉孟

在那里

日本原陆军部队第一次在陆地战场上选择了玉碎

解说(1’34~1’45

战场位于缅甸和拉孟之间的联合军的补给线上

为了切断补给线 这支部队在这里固守了2年零4个月

解说(1’54~2’09

进行这场殊死战争的是日本陆军第56师团

在弹尽粮绝 没有后续支援的情况下

他们受到了中国部队的猛烈攻击

最后约1300名士兵丧失了生命

采访同期声(2’10~2’20

早见正则(86岁)

战壕中都是受了重伤的士兵

要水喝的 要喝小便的 到处是士兵的哀号声

采访同期声(2’21~2’32

蒲池政人(88岁)

说老实话 我们还是不想就这样子在战壕里

无论如何也还是想死在日本的榻榻米上

解说(2’33~2’46

军队司令部答应了对这支困境中的前线部队进行增援

但是援军还是迟迟没能到来

前线部队进行了100多天的持久战

采访同期声(2’47~3’00

太田毅(86岁)

我们接到了支援拉孟的命令

为此要死守阵地到九月上旬

这是个“死守”命令

采访同期声(3’01~3’15

末吉政德(91岁)

要救出来”这样的命令本身就很奇怪

救不出来可以不救 只要下令让部队撤退就可以啊

解说(3’20~3’44

没有救援 拉孟变成了陆地上的孤岛

经历了艰苦斗争之后 1300名将士牺牲了

这里不是被海水包围的太平洋岛屿

在这陆路相连的中国大陆的战场上

他们为什么会选择玉碎呢

解说(3’48~4’02

系列节目:证言记录—士兵的战争。

这是从中国云南战场上九死一生的士兵为我们带来的证言

字幕

中国云南

玉碎没有到来的援军

福冈县 陆军第56师团

解说(4’16~4’25

昭和17年(1942年)1月 太平洋战争开始不久

日军对英国领属的缅甸发起了进攻

字幕:占领仰光

解说(4’27~5’23

3月 占领了首都仰光

随后 日军乘势深入  计划切断联合国军的补给线—缅甸通道

缅甸通道是从仰光到中国昆明的一条全长2300公里的运输线

通过这条运输线运抵昆明的物资支援着中国各地的蒋介石抗日部队

担任切断运输线任务的就是第56师 又称龙兵团

从福冈、佐贺、长崎征召的年轻小伙子

在福冈县久留米市组建的了这支龙兵团

解说(5’30~5’43

龙兵团登陆后仅一个月便到达了缅甸和中国的交界地

他们不断地进行着急行攻击战

面对突如其来的进攻  中国部队不得不接连的撤退

采访同期声(5’45~6’07

原第56师通信队  末吉政德(91岁)

我们不断地用战车进行追击

战斗中都是狙击兵进行狙击战

在狙击兵射击的时候我们的战车便会停下来

采访同期声(6’08~6’20

原步兵第113连军曹(原陆军军衔) 藤井大典(93岁)

我想没哪场战斗会那么轻而易举 那么容易的

解说(6’21~6’51

昭和17年5月

龙兵团到达了缅甸通道的要塞所在地—中国云南省

那里有一条叫怒江的大河

在河对面就是中国部队的重要根据地

怒江上架设着一座大桥叫惠通桥

被日军追击的中国部队打算通过这座桥进行撤退





采访同期声(6’54~7’42

原第56师通信队  末吉政德(91岁)

我们在惠通桥旁边的一个高地进行观测

中国部队大约由800辆战车

炮兵的第一枚炮弹便击中了中国部队的先头战车

虽然战车还没有全部通过

中国部队自己便炸毁了惠通桥逃跑了

解说(7’44~8’11

战败的中国部队自己炸毁了惠通桥

这样缅甸通道便被切断了

龙兵团的使命也就此告一段落

但是此时 将士们却感受到了一种震惊

在陡峻的山区地带居然可以建设这么一条运输线

他们被联合国军所具备的物流能力和技术震惊了

采访同期声(8’13~8’48

原工兵第56连少尉  江副高明(87岁)

道路很宽阔 铺设了两车道

那个时候 在日本还没有那样的道路

在缅甸通道的途中放着一些汽油桶、推土机、平地机

听说那些都是用来铺设道路的机器

我们真的是非常佩服

解说(8’50~9’30

昭和17年(1942年)5月5日

龙兵团占领了可以俯瞰惠通桥的山区地带——拉孟

拉孟的两边被山谷包围着

龙兵团利用这一地形构筑了阵地  以备中国军队的反攻

阵地分为:本道、音部山、关山、横股等部分

分别以龙兵团军官的名字命名

解说(9’44~9’53

在关山阵地上留下自己名字的关升二先生

将占领拉孟后不久的情况写进了日记

采访同期声(9’53~10’03

这里有建筑队建设的兵营群,我们叫它拉孟兵营。”

解说(10’07~10’22

兵舍的房顶是白铁皮的  墙是茅草的

夜晚 听到风吹松林的声音  几乎忘却了自己身在战场”

采访同期声(10’25~10’46

原野炮兵第56连中尉  关升二(90岁)

部队中手巧的人自己做了麻将

实在无聊的时候  大家就会一直玩麻将到深夜

当时规定9点熄灯 我们经常会躲起来偷着玩

解说(10’47~11’18

占领拉孟后的2年间

龙兵团没有跟中国部队发生大的战斗 过着平静的日子

不过 在此之后云南上空飞来了联合国军的飞机

陆上的运输线被切断之后

联合国军代之以空中运输进行支援

同时寻找着反击的机会

采访同期声(11’21~11’30

原步兵第113连军曹(原陆军军衔) 藤井大典(93岁)

几乎每天都有飞机飞过

当时我们还议论说:“这些飞机是干嘛的啊?”

解说(11’31~12’00

昭和18年(1943年)1月

在卡萨布兰卡会谈上

联合国军决定对日本军进行大规模的反击

同时决定夺回缅甸通道 并打开印度通往中国的补给通道

昭和19年(1944年)5月

中国部队终于渡过了怒江  开始了反攻

采访同期声(12’04~12’18

原第56师通信队  末吉政德(91岁)

跟之前的中国部队完全不一样

兵器、装备都不一样了

采访同期声(12’19~8’36

原工兵第56连少尉  江副高明(87岁)

白天 飞机不断地空袭

接着就是野战炮的攻击

在这期间 敌人就上来了

然后就是迫击炮和手榴弹的攻击

解说(12’37~13’14

改头换面的中国部队背后有一位美国军人

他就是美军陆战队中将约瑟夫斯蒂文

约瑟夫斯蒂文被派往中国部队担任参谋官

他带去了最新型的自动步枪和火箭炮

同时还将美国近代化的大批物资的运用战术教给了中国部队

将中国部队彻底地进行了改造

采访同期声(13’17~13’46

原步兵第113连军曹(原陆军军衔) 藤井大典(93岁)

之前的中国部队  只要稍一攻击就会撤退

变成美式装备之后  小队长级的军官中就出现了美国人

我就看到了穿着美式灯笼裤围着围巾的美国人

采访同期声(13’47~14’17

原步兵第113  早见正则(86岁)

迫击炮和火焰枪毕竟还是厉害

很多日本兵都被烧死了

我们也弄到了2 可是没有燃料所以用不了

美国的兵器确实厉害

解说(14’20~14’38

让日本军队吃苦的不单单是中国部队的进攻

进入雨季的拉孟 连续多日下着大雨

山路被浊流淹没 物资的补给运输面临着极大困难

采访同期声(14’40~15’44

原辎重兵第56  蒲池政人(88岁)

山路十分泥泞 马腿几乎全陷进了污泥当中

士兵在两侧支撑着马 勉强可以前进

但是天亮了才发现

一夜的时间我们只走了2公里左右

那时在缅甸有大象 日本军队便用大象开始运输物资

大象脚踩过的地方 污泥就会被溅到一边

每个脚印之间大约有1米左右的距离

我们就一跳一跳地踩着大象的脚印行进 那样就好走多了

解说(15’47~15’54

沿着山体斜面挖筑的拉孟阵地

转眼间就被水淹没了

采访同期声(15’57~16’21

原野炮兵第56连中尉  木下昌巳(86岁)

虽然筑起了阵地 但是由于雨水和敌人炮弹的轰炸

战壕渐渐的变潜了

其出战壕很深 刚刚可以露出脑袋

但是到最后连肚子都漏了出来 防御能力丧失殆尽。

采访同期声(16’22~16’57

原步兵第113  早见正则(86岁)

云南”真是名副其实 像是在云里一样

云南省的雾气很重

敌人就一点点地靠近了战壕

中国军队就像幽灵一样 从云雾中飘了出来

有时我们也能瞄准时机啪啪的射击杀死他们

如果都是好天气 日本部队反而更容易被狙击

最后可能连一个人也剩不下

解说(17’01~17’53

昭和19年(1944年)67

中国军队的反攻开始后不到一个月

中国军队侵入了日军根据地之一的龙陵和拉孟之间

被切断补给线的龙兵团变得孤立无援

从兵力来看

仅剩了金光惠次郎守备队长带领的1300名士兵

而其中的300人还是伤病人员

与此相对 中国部队的兵力达到了4万人

对日军的阵地形成了完全的包围之势

另外 龙兵团的武器和弹药也已所剩无几

采访同期声(17’56~18’30

原野炮兵第56连中尉  木下昌巳(86岁)

因为弹药不足 金光队长一直很难下令迎战

到了6月末 大炮的炮弹几乎都被打光了

之后炮弹的使用就被限制了 几乎没有再打

而这时候 敌人却又增加了一倍

每天有6000发到7000发的炮弹打过来

采访同期声(18’30~18’44

原步兵第113连军曹(原陆军军衔) 藤井大典(93岁)

没有粮食和弹药

根本没法打仗

在这种近似于赤手空拳的情况下还命令打仗

这本身就是错误的

解说(18’45~19’18

随着战况的不断恶化 7月份中旬

龙兵团接到了一份作战方案。

这就是“断作战”

所谓“断作战”是指

切断联合军重建的缅甸北部到中国云南的补给线

同时营救被孤立的拉孟部队的一套作战方案

采访同期声(19’19~19’48

原野炮兵第56连中尉  木下昌巳(86岁)

活下来的士兵越来越少了

最初包括伤病员共有1300

但是到了6月底 进入7月的时候

只剩下4500人了

而且已经没有人能够再继续打仗了

大家都期待着援军的到来

所以当听说“断作战”的命令发出后

大家都抱着极大的希望等待着

解说(19’49~20’22

但是作战书上的救援行动日期却是9月上旬

这样 龙兵团连续3个月被迫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困境

当时 日本投入8万兵力的因帕尔战争刚刚以失败告终

虽然承诺了要援救龙兵团

但是缅甸方面根本无法立即向拉孟派出有力的支援

(地图:インパール――因帕尔 拉孟――拉孟

ビルマ(現ミャンマー)――缅甸 インド――印度 中国――中国

解说(20’26~20’44

在这期间 开始尝试着给龙兵团进行空降补给

但是对于已经失去大批飞机的日本军来说

一次性补助的弹药不到一天便用完了

采访同期声(20’45~21’09

原第33军飞行班上士  浅井朝光(92岁)

进入阵地后 飞机就要进行低空盘旋

这时敌人的子弹就飞过来了

~的一下 像大毯子一样扑过来 很快

像着火的地毯 从飞机后面铺过来

采访同期声(21’10~21’34

原第33军飞行班中尉  小林宪一(89岁)

被地面的敌人瞄着打

我就鼓足了勇气冲了过去

早已经做好了死的心理准备

有可能在空中中弹死在飞机上

也有可能因为飞机发生爆炸而被炸死

这都是有可能的

采访同期声(21’34~21’59

原步兵第113  早见正则(86岁)

天气好的时候 看到飞机低空飞过来

大家都非常的兴奋

我们都把缠在腰上的布条或者毛巾高高地挥舞着

但是这时候就已经被敌人瞄准了

很多人都被打死了

采访同期声(22’00~22’15

原野炮兵第56连中尉  木下昌巳(86岁)

由于受到了地面攻击

所以很难将空运的物资投放到指定的地方

好不容易运来的这些物资有一半落入了敌人手中

解说(22’19~22’41

提出“断作战”方案的是率领龙兵团的第33军参谋辻政信

既然已经答应了救援

为什么还要让龙兵团进行如此艰苦的持久战呢?

有人直接从辻政信参谋那里听到了这样的解释

采访同期声(22’42~23’09

原第33军飞行班中尉  小林宪一(89岁)

辻参谋很明确的这样对我说

虽然很可惜,但是实在救不出拉孟的守备队了。

从现在的战况看,他们只有全军覆灭了。

现在,在后方已经没有救援拉孟的预备兵力了。”

解说(23’10~23’18

可是 龙兵团的战士们一直抱着希望等待着援军的到来

采访同期声(23’21~23’57

原野炮兵第56连中尉  木下昌巳(86岁)

我们接到总部的命令 让我们坚持到9月上旬

大家也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坚持到9月底

但是从当时的战况来看我们自己也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不过 包括我自己在内 大家依然还是抱着希望

采访同期声(23’58~24’54

原第56师通信队  末吉政德(91岁)

如果救不出来 那不救援也没关系

只要下令“撤退”就可以了

可是上面的军官把士兵们当成了傻瓜

他们认为救不出来 也不能让士兵们逃跑

就算是被大量的兵力所包围

只要找到薄弱的地方突围

也有可能形成111010的局面

解说(24’56~25’12

在被中国部队包围 而且弹尽粮绝的情况下

战士们躲在战壕中又坚持了1个多月

很多人变得精神失常

采访同期声(25’13~25’45

原工兵第56连少尉  江副高明(87岁)

当时只在枪里留了一发子弹 那是为自杀准备的

一定要将最后的一发子弹留给自己

我都已经把枪口放进了嘴里 差一点就自杀了

但是最后还是抱着希望忍住了

想到被打死 被解决掉 精神上真的受不了

采访同期声(25’46~26’38

原辎重兵第56  蒲池政人(88岁)

我们的长官从后面爬过来

给战壕中的人拿来一支烟

有人就问:哪儿来的烟?”

长官就说:“老天爷恩赐的

有了这支老天爷恩赐的烟

至少今天晚上你就不会死在这里了”

当时就认为今晚是死期了

所以才会有这恩赐的烟吧

说实话我们还是不想死在战壕里

就是想死在日本的榻榻米上

解说(26’39~26’52

被孤立了2个月之后

龙兵团从最初除去300名伤病员的1000人减少到了300

采访同期声(26’53~27’35

原第56师卫生队  鹤九郎(88岁)

野战医院的伤员多得已经忙不过来了

也有人救不过来就死了

打胜仗的时候还会比较隆重的埋葬死去的人

但是当时在野战医院已经没有那个余力了

很多秃鹫和乌鸦就飞来吃那些死人的尸体

解说(27’36~27’51

7月下旬 中国部队的总攻开始了

龙兵团的大炮已经被打坏

士兵们只好用手投掷炮弹

采访同期声(27’52~28’30

原步兵第113  早见正则(86岁)

手榴弹快没有了 但是还有很多炮弹

我们就把竹子竖着劈开 形成4爪状

然后用把炮弹夹在里面然后绑紧

当敌人攻上来的时候就把它甩出去

如果是这样一般的投出去

炮弹平着出去是不会爆炸的

给炮弹加上了一个柄

炮弹就能形成弧线落下去

解说(28’33~28’45

中国部队的第一个目标是本道阵地

这里是拉孟兵力最集中的要塞据点

采访同期声(28’46~29’30

原野炮兵第56连中尉  木下昌巳(86岁)

我从距离本道阵地2000米的横股阵地用望远镜看了一下

发现敌人已经把那里占领了

他们在本道阵地西边挂起了白旗

目的是让其他的中国部队停止攻击

但是还是有日本兵从战壕中兵跳出来

与敌人扭打在一起滚了下去

最后就被火焰枪杀死了

解说(29’31~29’41

经历了猛烈的炮轰和激烈的肉搏战之后

本道阵地于82日陷落

采访同期声(29’43~30’09

原野炮兵第56连中尉  木下昌巳(86岁)

退路已经被切断了 退也退不了

就像是被装进袋子的老鼠 根本没有逃路

本道阵地就如同已经变成了一块死地

大家都感到拉孟的最后期限已经到了

解说(30’13~30’31

本道阵地陷落之后

中国军队的攻击丝毫没有减弱

已经没有弹药的龙兵团的士兵们

躲避着中国军队的追击

从一个战壕转到另一个战壕

采访同期声(30’32~31’20

原步兵第113  早见正则(86岁)

下面的峡谷里有很多石块

我们就把石块扛上来垒在战壕边上

垒得就像千早城一样

等敌人攻上来的时候就把石头滚下去

救兵根本就没来

我们一直在吃草  我们叫它“森林荞麦面”

所有人都跟骷髅一样  只有眼球还转动着

解说(31’22~31’51

822 关山阵地陷落

29日守备队总部所在地 音部山阵地被攻陷

96拉孟守备队队长金光惠次郎阵亡

其他的士兵也都换乱了准备逃跑

采访同期声(31’52~32’54

原步兵第113  早见正则(86岁)

6号早上 我被手榴弹击中 屁股被炸伤了

我就赶快爬进了草丛里 周围长了很多高达的松树

我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一点点地爬到了战壕

那里已经全都是重伤员 而外边都是敌人

战壕里回荡着口渴了要水喝的哀号声

炮弹炸出的坑里积了一些泥水

我就到那里弄些泥水来给他们喝

解说(32’57~33’09

96傍晚 在重伤员挣扎的战壕中

当时22岁的早见正则接到了最后的命令

采访同期声(33’10~34’09

早见正则

6号是我的生日

就在那天傍晚我们接到了自杀令

命令重伤员把毒药和到泥水里喝下去

我也领到了2服毒药 不过我把它扔了

我拿上了两颗手榴弹

等天一黑就和森小队长相互搀扶着往山上走

我们约定好

如果谁被敌人打中了 对方就再补一枪给个痛快

解说(34’10~34’33

最后剩下的是横股阵地

龙兵团也只剩下了780名士兵

97木下昌巳开始执行一份命令

这份命令是前一天阵亡的金光队长在8月下旬给他下达的




采访同期声(34’ 34~35’16

木下昌巳

金光队长对我说

你把拉孟的战斗情况汇报给师团司令部

如果没人去汇报 光靠发电报的话

谁在什么地方怎么死的

我们经历了怎样的战斗

这些都不会有人知道的

所以你一定要逃出去把这些汇报给司令部”

那个时候我没有办法拒绝只好答应了

解说(35’17~35’32

97凌晨 木下昌巳带着这份军令成功逃出了拉孟

他悄悄的穿过了中国军队的包围网

在拉孟对面看到了横股阵地的陷落

(字幕:昭和191944)年97

     木下昌巳中尉服从军令逃离了拉孟)

采访同期声(35’34~36’29

敌人从上往下向横股阵地攻过去

可以看到手榴弹不断爆炸升起的烟雾

到最后 就在横股阵地展开了手榴弹战斗

傍晚6点左右所有的烟雾都散开了 战斗结束了

真锅副官所在的战壕也升起了爆炸的烟雾

只剩一条胳膊的加登住中尉拿着手榴弹倒在了战壕里

战壕里的烟雾应该就是加登中尉用手榴弹自杀时引起的

确认的时间是傍晚6点左右

解说(36’33~36’41

早见先生是唯一一个在横股阵地见证了拉孟最后时刻的人

采访同期声(36’44~37’12

那个时候已经动摇了

我就在仓库里挖了个坑 把军旗的徽章埋了起来

真锅副官带着写有“突击”的带子喊道

还有力气的人去追大部队吧!”

大家也都叫喊起来

这样一来就引来了集中的炮火攻击

解说(37’16~37’41

昭和1997

持续战斗100多天的龙兵团终于再也坚持不住了

这是在太平洋战场上独一无二的陆地玉碎战

解说(37’56~38’31

部队战败之后 重伤的早见先生成了中国军队的俘虏

直到昭和21年他终于回到了日本

第二年早见先生收到了一份记录自己已经阵亡的公报

昭和1997 在中华民国拉孟阵亡”

采访同期声(38’38~39’15

大家都阵亡了 就我一个人活着回来了

真的是感到非常羞愧

每天早上和晚上

我都要祭拜死去的战友 一次都没有间断过

字幕:福冈县护国神社

解说(39’24~39’34

拉孟玉碎战过去64年之后

从云南战场活着回来的士兵很多都已经年过90

对话(39’35~39’42

A:身体还行吗?

B:走路有点不稳 不过还不错

A:我们要一起争取长寿啊

B:好

解说(39’45~40’10

在中国内陆阵亡的1300个年轻的生命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怎样度过人生的最后时刻的

直到现在我们也不得而知

而活下来的将士们还一直带着失去众多战友的痛苦回忆

采访同期声(40’11~40’47

木下昌巳(86岁)

我们的炮兵中队的士兵们都是35人死在一起的

虽然可以向阵亡战友的家属讲述整个战斗的情况

却没有办法给他们说明每一个人的情况

这是我感到最为遗憾的事情

长官最后交给我的任务我没能很好的完成

我没法向家属们一一表述当时的情况

即使到死我的心也会感到不安的

采访同期声(40’49~41’15

藤井大典(93岁)

很多青壮年都白白葬送了自己的生命

这是最让人刻骨铭心的

我的好朋友还有比我小的战友很多都阵亡了

想到这些就会很痛苦

采访同期声(41’24~42’15

关升二(90岁)

战争的时候谈到牺牲

大家都认为那是美谈 是种荣耀

但是战后到现在 再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

我们就不得不从很多方面进行一些反省了

白白地让很多人送命是应该被斥责的

不过我作为一个活下来的人

与其去批判 更多的还是在缅怀战死在拉孟的战友

解说(42’20~42’38

龙兵团的将士们等待着不会到来的援军

一直坚持作战到最后时刻

在太平洋的一些岛屿上不断出现的玉碎战

同样也发生在了中国内地

解说(43’05~43’15

战后63

没有经历战争的孩子已经63岁了

解说(43’19~43’31

(关于)战争

向谁询问好呢?

怎样才能知道呢?

战争是什么颜色?

采访同期声(43’32~43’42

A:红色  血的颜色

B:灰色

C:黑色  混杂着人们厌恶的心情

采访同期声(43’44~44’01

字幕:(日文)戦争はどんな味ですか?(中文战争是什么味道?

A: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因为只是在电视和教科书上看到过关于战争的事情

B:苦涩的味道

C:肉的腐臭味

D:像咀嚼砂子那样的味道

E: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

 烧了之后不久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吃的也都没有了

解说(44’08~44’19

幸福的是 我们不了解战争

空袭的时候你会带着什么逃跑?

采访同期声(44’20~44’25

A:钱包吧

B:手机

C:圣经

采访同期声(44’26~44’39

如果家人即将奔赴战场,你会送他什么?

A:照片 一起照的照片。

B:饭团

C:信

解说(44’41~44’44

为了自己的祖国你会去死吗?

采访同期声(44’45~45’06

A:不会

B:很难说  如果为了保护家人无论如何要死的话可能会去吧

C:一个爱国者为了国家当然会去那么做

D:日本不是一个值得让自己去送命的国家

E:一个让自己国民去送死的国家 那就让它灭亡吧

女解说(45’07~45’11

我们不了解战争

男解说(45’14~45’16

把你经历的战争

女解说(45’17~45’25

告诉不了解战争的我

告诉不了解战争的我的孩子。

同期声(45’27~45’39

A:前两天最想得到的是什么?

B:你什么时候感到了幸福?

C:哭得最厉害的人是谁?

D:你打的人是谁?

E:最和善的人是谁?

F:你在祈祷什么?

G:你做了什么梦?

解说(45’40~45’45

请告诉我们

你所经历的战争

解说(44’45~最后)

字幕(解说):

战争证言

为了向后代讲述那段历史

201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70周年的日子到来之前

NHK正在搜集战争经历者的证言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日本老兵回忆松山战斗      下一篇 >> 日本最权威资料——拉孟(松山)守备…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戈叔亚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