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云
文化评论 时事观察
http://leyu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乐云主编《中华诗文鉴赏典丛》近日出版

2016-02-06 10:14:0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782 次 | 评论 0 条

由乐云主编的《中华诗文鉴赏典丛》近日由崇文书局正式出版,这套鉴赏类丛书含12本,合计700万字,其特点表现为选目更精,辞赏文字更注重原作内容的串讲,在解释清基本内容的前提下引导读者进行艺术欣赏。京东及当当网有售,欢迎选购。

《中华古诗文鉴赏典丛》序

张海鸥

王国维《宋元戏曲考》自序云:“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王氏意在强调每一时代都有其最具特色之文学,这种文学样式在这一时代所达到的繁荣程度和艺术高度,“后世莫能继焉”。王氏此说影响巨大,其后文学史家常常称引此说,几成共识。

诗、词、文、曲是中国古代文学的主要品类,是中华传统文化标志性的艺术成果。它们在其悠久的存在历程中,各有其发生发展期、高峰期、持续发展期。在其高峰期,成为“一代之文学”。

每一时代之文学,对后世的影响除了其自身元素之外,后人的筌选和笺解也是一个反复阐释、不断增益的经典确认和影响过程。

人类对经典的确认不是有限行为,而是持续性的无限行为。意大利著名学者贝奈戴托·克罗齐(1866—1952)在其《历史学的理论与实际》中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命题——“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历史哲学命题,它指向人类对历史之意义的理解和不断阐释,每一次阐释,既是对历史的,也是对现实的;既是对非我之既往的,也是对自我心灵之已然与未然的。每一次阐释都是当代人与古人的心灵对话和文化默契。历史因为这种持续的阐释而对人类的存续不断地产生价值和意义。

丹麦文学理论家勃兰兑斯曾经说过:“文学史,就其本质意义上来说,是心灵史,是一个民族心灵的历史”(《十九世纪文学主潮·序》) 。中国古代文学数千年的积淀,淘洗出许多堪称经典的作品,它们是中华民族心灵史的记录,对未来人类的心灵史不断发生着深刻微妙的持续影响。

这套丛书以唐诗、宋词、元曲为主,三者都是文学中的文学,是各种文学样式中审美抒情意味最浓郁的文学样式。相对于小说戏剧,诗词曲短小优美有韵的体性特质,便于读者随时阅读和记忆,尤其是其中的秀句名言,特别容易记忆和传诵。因此经典的诗、词、曲作品,既适合用作童蒙读物,也方便入选小学、中学、大学教材。在此基础上,比较集中的精选笺释读物,则可以满足不同层次的爱好者进一步拓展阅读。

文化和文明与时俱进,每一时代有每一时代的文化背景、阅读方式和思考习惯。因此,对经典文化遗产的重新筌选、笺释、鉴赏导读,便成为每一时代专家学者对文化传播义不容辞的责任。而优秀的学者善于将自己的阅读经验通过这种方式传达给大众,又往往能做到后出转精,既充分参考前人的选读经验和解释成果,又利用自己的智慧和文化积累,用最适合当代人审美趣味的话语方式重新阐释经典,为当代人理解古人以滋养自己的心灵疏通脉络,化解障碍。这就是唐诗、宋词、元曲、经典美文总能以“一百首”、“三百首”“鉴赏辞典”等形式不断翻新的心灵史依据和文化史价值。

每一次“翻新”,都是一次重新阐释、解读、鉴赏。其方式方法就会有许多因人而异的因素。陈寅恪先生倡导阅读古人须具备“理解之同情”。理解古人之处境、身世、写作背景,写作意图,都是基本前提。面对既成而不可变的文本,这些基本的阅读准备是不可或缺的,这就是作者小传、作品注释的基本任务。在此基础上,将古人的作品置于当代文化视阈中,与解读者个人的学养、人生经验、人生观和世界观相融洽会通,碰撞出心情志趣审美趣味的火花,古人的作品便在这碰撞和融洽中得到了新的文化和审美的阐释。所谓“作者未必然而读者未必不然”、“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莎士比亚”,道理正在于此。至于具体而微的解读视角、鉴赏技巧,正是每一位选注笺释者可以发挥之处。

广东工业大学通识教育中心乐云教授是一位优秀学者,学养深富,多年来致力于传统文化的研究与传播工作,又比普通学者更具文化担当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因而他在繁忙的教学和研究之余,又主编这套《中华古诗文鉴赏典丛》(湖北崇文书局2015年版),其意义和价值已如上述。相信他对丛书编著团队的选择一定是有新意的,这套丛书必将是一项优质的文化传承工程。我期待其早日刊行,以慰读者之期盼。

张海鸥,男,复旦大学文学博士,现任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华诗教学会常务副会长及秘书长、中国宋代文学学会理事、中国韵文学会副秘书长、中国词学学会常务理事、广东省古代文学学会秘书长、广东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等。专业方向为中国古代文学。出版《北宋诗学》《水云轩集》等著作十余种,在《中国社会科学》等刊物发表论文百余篇。目前主要研究中国诗词学。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从来幽并客,皆共沙尘老      下一篇 >> 李白《长相思》赏析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乐云

乐云,高校教授,文化学者,多家媒体特约评论员。博主邮箱:cloud3387@163.com。欢迎关注博主新浪微博:@乐云。郑重声明:本博所有文章,网络媒体转载请署名并通知,纸媒转载请付稿酬与样刊。否则,将视同侵权,作者保留法律申诉的权利!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