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则徐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48325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望中国人享有青春的精神

2015-11-10 15:46:0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214 次 | 评论 0 条

望中国人享有青春的精神

——评朱鲁子新书《精神青春期》

顾则徐

凡人,无不有思。专注于思者,谓之思想者。这是动词的思想,所以思想者较多。作为名词的思想是作为动词的思想的结果,很不易得出,所以思想思想者略少。思想而冠以哲学的规定,思想被局限于了一域,所以思想哲学者益少。幸而很少,或说非常少,人类便可以有饭吃,不然,人人都思想哲学,饭便不知能从哪里得来。然而哲学的珍贵也恰在于被思想得很少,人类代有那极少的狂人,专注于哲学发现的自虐,有了哲理的进步,便可以把饭吃好,或吃得更好。因为,好饭毕竟是赖于智慧的。

在我所知的当代中国人中,朱鲁子是罕见的一个孜孜于以哲学的名义思想哲学的人。并非中国吃哲学饭的人少,当代中国以哲学为职业的人数之多,在苏联消亡后即并世无两,然而彼辈终究是吃哲学饭而已,并非是在思想哲学。思想的特质是创造,也许并不能创造出什么,但一定是在创造着什么,这也正是其自虐的愉悦所在。朱鲁子有极大的愉悦,因为他终究以为自己创造出了什么,眼前这本新书《精神青春期》便是他的新成就。

整本书有一个确定的前提,就是精神的人。精神的人,这不是朱鲁子的发明。他的发明,在于规定出两个要素:精神青春期,精神更年期。青春期、更年期是当代人无不熟知的名词,同样不是朱鲁子的发明,因此,称精神青春期、精神更年期似乎谈不上什么发明,不过既有常见词的组合而已。从这点说,朱鲁子对既有知识框架并无新创。然而,朱鲁子的价值恰就在这似乎没有发明的发明当中。

词之组合有概念组合,其中又有涵义。譬如建筑,一块砖与一块砖砌加,砖与砖略同,砌加似乎简单叠加,然而墙终究是发生立起;倘若较不同之砖与柱砌加,意义又不同,墙还是墙,但已经是有结构之墙;倘若有极不同之梁累加,意义更不同,便是有完整的房屋了。朱鲁子精神、青春、更年组合,是极不同之材料组合,精神为实,青春、更年乃喻指,因而就有了种种丰富的延伸,外延至无界。

朱鲁子深受源于黑格尔的马克思三段论影响,并接受了古老的以人生阶段喻事思维,化而为三级九段模式,第一级为婴、幼、童三段演进、第二级为少、青、中三段演进,第三级为老年之早、中、晚。要解决三级演进的环节机制,就有了由第一级演进第二级的青春期,有了由第二级演进第三级的更年期。这些演进都是可夭折的。此一模式套用于认知,套用于社会,套用于人生,等等,僵硬而固执,大概也跟朱鲁子个人的性格相关,但朱鲁子狂得执着,或者说执着得狂,试图打造一个体系,勤恳地以弥补框架为能事,拙中见出巧工来。

《精神青春期》这本书,书名已经说明朱鲁子特别地崇尚精神青春期,这是他思想的特别光彩处。朱鲁子认为精神青春期的特征是开悟、创造、不朽,不过,他将孔子四十不惑视作孔子达成精神青春期,似可疑问。既已不惑,何来青春?先秦诸子,由其思想而看,具有精神青春期形态者仅有庄子及名家而已。未见青春,直达更年而老成,才是中国主流。求而立,由不惑、知天命而甲子、而耳顺,虽三尺童子而以老成为天才,方是中国人孜孜以求的精神、人生境界。不过,这一疑义不重要,关键是朱鲁子重于精神青春期即已经是万分了不起,因为这正已经拿到了中国文化的虚弱关节。

古希腊大不同。不妨看柏拉图在《巴曼尼得斯篇》所记:“毕坨朵罗斯说,当苏格拉底讲这些时,他想,巴曼尼得斯和齐诺在每一点上要被激怒,然而他们两人很注意他,常常相视微笑,仿佛赞赏他。当他停止讲了,巴曼尼得斯说:苏格拉底呵!你是这样值得赞美,由于你对于论证的猛进!”(柏拉图:《巴曼尼得斯篇》。陈康译注。商务印书馆,1985年。P50。)巴曼尼得斯已经65岁左右,芝诺也将近40岁,而苏格拉底“还很年轻”,可苏格拉底却通过论证一处处否定声望卓著的巴曼尼得斯和芝诺,巴曼尼得斯和芝诺并非真地同意尚无大名声的苏格拉底观点,但却不仅不被激怒,而且微笑着称他是“这样值得赞美”。三个人无论是什么年龄,都一样充满了精神的青春。

可以对比一下。孟子说:“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孟子·滕文公下》)孟子无论对杨朱还是对墨子,都没有论证式辩驳,而是各自先给他们戴一顶无君、无父的小帽子,然后综合起来给他们一起戴一顶禽兽大帽子。这已经不是骂人,而是一种诡谋,直接从政治、道德角度杀死杨朱、墨子。这当中丝毫没有什么青春的自由,而只有老成的扼杀。并非孟子总体上不是伟大的精神的人,他是中国主流的一个征象,一个没有精神青春光彩而直达更年的标本。

中国人不缺乏精神的老成,所缺乏的是精神的青春。朱鲁子《精神青春期》这本书的突出价值,正在这里。相应,朱鲁子似乎没有发明的发明又有其好处,他的生硬,他所用的词皆是大多人熟知的,因而他所言的哲学可谓一种俗哲学,加以孜孜并有些癫狂的态度,全符合于了那布道方式。任何人都可以怀疑他此言辞或彼言辞的可靠,与他辩驳,然而他那潜意识里正需要他人的怀疑和辩驳,因为这样就有福了,青春的精神就播种开了。

2015821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办公楼“超标”很狂颠      下一篇 >> 岳阳民警暴力挟持前女友一案之疑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顾则徐

1962年生,祖籍江苏武进,上海人,1984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学院,laogu2020@yahoo.com.cn;laogu2010@yaeh.net 著作:1,《朱德别传——与毛泽东的恩恩怨怨》(香港版),同书异名台湾版《永远的共军总司令:朱德》;2,《服装是性的》(台湾版);3,共和的守护者—蔡锷传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