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云
文化评论 时事观察
http://leyu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韦应物《送杨氏女》赏析

2015-08-22 12:00:4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文史笔记 | 浏览 4274 次 | 评论 0 条

送杨氏女

韦应物

永日方戚戚,出行复悠悠。

女子今有行,大江溯轻舟。

尔辈苦无恃,抚念益慈柔。

幼为长所育,两别泣不休。

对此结中肠,义往难复留。

自小阙内训,事姑贻我忧。

赖兹托令门,任恤庶无尤。

贫俭诚所尚,资从岂待周。

孝恭遵妇道,容止顺其猷。

别离在今晨,见尔当何秋。

居闲始自遣,临感忽难收。

归来视幼女,零泪缘缨流。

此诗是韦应物诗作中较少见的写亲情的送别诗。杨氏女,指的是韦应物的长女,她即将嫁入杨姓人家,身为父亲的诗人自是无限伤感,心情异常复杂,但为女儿人生幸福的考虑,诗人又千叮咛,万嘱托,期冀女儿在夫家恪守妇道,孝顺公婆,睦邻乡里,做一名识大体,有妇德的贤妻良母。

起首四句叙女儿出嫁时父亲的忧愁与伤感。“戚戚”,语出《诗经·大雅》,“戚戚兄弟,莫远具尔”,喻指亲人离别之忧伤状。“悠悠”二字则蕴涵两层意思,一是指遥远,久远,一是表忧愁思虑的样子。为何诗人整日里忧愁伤感呢?三四句两句给出了答案。原来是我心爱的女儿要出嫁到远方了,身为父亲的诗人,该有多么的不舍与牵挂?“女子今有行”,典自《诗经·邶风》之“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此处用之,恰好契合了送别亲人远行的此情此景。

“尔辈苦无恃,抚念益慈柔。”此二句可谓整诗之诗眼。女儿长大成人,出嫁远行,身为父母的应该高兴才是,为何诗人却如此伤悲?原来是女儿自幼丧母,在她成长的过程中缺乏母亲的呵护,诗人在难过之余,承担着慈父慈母的职责,尽心照顾着年幼的孩子。此二句,既写父女感情真挚之缘由,又生动传递出诗人对女儿的愧疚之情。

“幼为长所育”四句,将笔墨聚焦于父女离别与姐妹互诉衷肠的情景。面对姐姐的远嫁,从小得到姐姐抚养照顾的妹妹依依不舍。然而诗人即便柔肠百结,也无法阻止长女必须出嫁的现实。在情感与理智的天平上,诗人左右摇摆,苦苦煎熬。

“自小阙内训”八句,是诗人对女儿的悉心嘱托与教诲,拳拳之心,溢于言表。你从小缺少慈母的关于妇德的教诲,你将来能否侍奉好公婆令我心忧。幸运的是你的夫家拥有良好家风,信任怜恤你,不会随意挑剔你的过失。安贫节俭一向是我提倡的,你陪嫁的嫁妆很难做到周全丰厚。我希望你能孝敬长辈,恪守妇道,仪容举止都要遵循规矩。

终于,叮嘱的话说完了,此时的诗人还想再跟女儿说点什么,但他已不知讲什么是好,只能感叹不知何时能再相见。今天早晨以后,我们父女便要天各一方,想到此刻伤感的情绪难以抑制。回到家中看到孤零零的幼女,悲伤的泪水沿着帽带滚滚而流。

此诗写亲人离别,少用浓墨重彩,纯以白描,却能获得动人心肺的力量,也是慈父之情与骨肉情深的生动诠释。在情感的表达上,可谓层层推进,情感愈发浓郁,尤其是末二句“归来视幼女,零泪缘缨流”,将情感的倾向推向最高潮,不能自抑。难怪清人施补华高度称赞此二句为:“以淡笔写之,而悲痛更甚”(《岘佣说诗》)。(乐云)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魔幻巨制演…      下一篇 >>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乐云

乐云,高校教授,文化学者,多家媒体特约评论员。博主邮箱:cloud3387@163.com。欢迎关注博主新浪微博:@乐云。郑重声明:本博所有文章,网络媒体转载请署名并通知,纸媒转载请付稿酬与样刊。否则,将视同侵权,作者保留法律申诉的权利!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