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云
文化评论 时事观察
http://leyu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魔幻巨制演绎全新西游传奇

2015-07-13 19:01:4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国内时评 | 浏览 6372 次 | 评论 0 条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魔幻巨制演绎全新西游传奇

文/乐云

由高路动画、横店影视、光线传媒、十月动画、微信电影票、影百汇、淮安西游集团联合出品的3D动画巨制《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下简称《大圣归来》)于2015年7月10日在全国正式上映,其非同凡响的西游故事,以及融会中国式魔幻与西方魔幻主义的美学追求,带给全球观众超级震撼的视听享受,三天过亿的票房佳绩,成功演绎中国动漫电影史上的全新“西游传奇”。

植根于西游故事传统的“全球性故事”

美国南加州大学斯坦利·罗森教授曾说,“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学会讲一个全球性故事”,才是中国电影和世界交上朋友的关键。《大圣归来》之所以能震撼人心,不仅在于其恢弘华丽的3D效果,更在于其植根于西游故事传统的“全球性故事”。

《大圣归来》电影的世界观架构依据的是《西游记》原著,但剧中的题材选择与情节安排则大相径庭。从题材来看,传统的西游故事主要依托大闹天宫与西天取经这两大核心情节,《大圣归来》则有意偏离这两大主线,而是将故事的重心放在江流儿(唐僧前世)和孙大圣联手对付凶残的恶势力山妖集团恶战上。影片中,故事开始于唐僧十世轮回中的一世,此时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将近五百年,故事的地点则集中于唐都长安城,彼时彼地,长安城山妖横行,百姓们朝不保夕,惶惶度日。在黑暗势力猖獗之际,年幼的江流儿挺身而出,勇救被山妖掳掠的童女安心,其后又误入五行山,解开了英雄符咒,从此开始了一段奇异而艰辛的冒险之旅。

有别于传统西游故事中以师徒遇险为情节模式的故事演进,《大圣归来》将叙事的视角聚焦于小唐僧江流儿身上,以一个懵懂少年的奇幻之旅来串联起影片主要人物的出场,并由此铺展出全部剧情的三大冲突高潮。

纵观整部电影,其剧情结构大致由三大相互勾连的戏剧冲突组成。其一是山妖袭扰长安城,江流儿勇救童女安心,在被山妖追杀的过程中,江流儿误闯五行山,误打误撞中解开了孙悟空的符咒,从此二人的命运紧紧地绾结在一起。其二是在荒郊客栈,江流儿和大圣、八戒一道,勇斗伪装成客栈老板和老板娘的公母山妖,最终凭借勇气逃出险地。其三则是日全食之夜,悬空寺,孙大圣与山妖大王的终极对决,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之后,大圣的神力终于被唤醒,他神勇归来,一举将山妖团伙歼灭干净。这种三段式的情节架构,一方面,它剔除掉原著中相对散漫重复的取经模式,使得情节更加紧凑,故事更加惊心动魄,另一方面,它借鉴了好莱坞大片中常见的公路片模式,情节相对简单,更易于理解,其传递的困难越来越大、危险越来越多的剧情信息能充分调动观众的观影欲望。

在主题的表达上,《大圣归来》的表现堪称现象级。从片名来看,本片讲述了一个关于“英雄归来”的故事,这一故事类型的基本结构是:英雄曾经穷途末路,历经千折百回,最终破茧重生,拯救万民于水火。其隐含的价值观是,英雄历经磨难,正义与邪恶的殊死搏斗,正义最终战胜邪恶,人类重归安宁美好。这一普世价值观,我们可以从《魔戒》、《纳尼亚传奇》等好莱坞大片中寻觅到踪迹。

不但如此,影片同时又是一部讲述成长与勇敢的故事。正如主题曲所表达的,“寻找家的方向,寻找爱的怀抱,凭着一颗永不哭泣的勇敢的心”。也正如孙大圣对江流儿所说的:“如果有一天,你变得足够勇敢坚强,你就可以驾驭它们”,影片通过主题曲与人物对话暗示我们,对家园与亲情的向往,对成长与勇敢的渴望,构筑了人类生活的共同价值观。

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圣归来》为我们讲述了一个植根于西游故事传统的“全球性故事”,这一故事架构,令其内涵更为丰蕴,价值更为普世,也无形中拉近了影片与国际受众的心理距离,彰显出中国式魔幻大片的国际风范。

当“萌”唐僧遭遇“屌丝”大圣

对西游故事的安排与改造,离不开对原著人物形象的解构与重构。在基本忠实于原著的基础上,《大圣归来》在人物的出场安排、造型设计以及语言表达上大胆尝试,创作出符合国际风范与现代审美需求的人物形象。

《大圣归来》中,出场的重要人物有十数位,身份大致归为三类,一类是主角,如大圣、江流儿(唐僧前身)、猪八戒等,一类是配角,如小白龙、土地公公以及山神等,此二类人物大多出自原著,只是身份、性格存在较大变化。还有一类则属于虚构人物,其代表人物有五行山大妖王、公山妖、母山妖等,除江流儿的师父法明外,电影中的虚构人物几乎均属于邪恶势力。很明显,电影编导在设计出场人物时,重点突出正义与邪恶的生死较量,这既是考虑到原著基本人物的角色需要,同时也照顾到从取经故事到善恶大战的主题表达。

在角色塑造与造型设计上,电影制作方可谓煞费苦心,为我们奉献出 “萌”唐僧与“屌丝”大圣这两个极富想象力的动漫形象,为情节的演绎增添了奇幻色彩与时尚元素。

作为电影第一主角,孙大圣的造型设计与性格特征实现了颠覆性的改变。他不再是《大闹天宫》中那个头戴黄色软帽、脖围绿色围巾、腰系虎皮战裙、下着红色裤子,动作灵巧,张力十足的美猴王,而是转变成一个重压五百年后苦闷抑郁,看淡功名,偶尔透露出自卑的大圣。他长着一幅孤拐脸,身型高瘦而沮丧,嘴里永远叨着一根两叶青草,故作轻松无所谓之状。他偶尔会回忆起过去的辉煌岁月,但对前途的迷茫令其与世无争,他只想回花果山过平凡日子。然而,少年江流儿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大圣的命运轨迹,在江流儿的激励与报恩念头的驱使下,大圣完成了由“屌丝”到“英雄”的蜕变,他加入到拯救童男童女的战斗中去,以其大无畏的战争精神,生动诠释出“英雄归来”这一主题。

“萌”唐僧江流儿的造型设计,无疑是影片带给观众的最大惊喜。8岁的小和尚江流儿是唐僧的前世,他崇拜大闹天宫时的齐天大圣,他头大眼大,其红通通的脸宠与机灵古怪的眼神,再加上稚嫩却童趣十足的声音,组合成一个聪明可爱、活泼好奇的萌态形象。显然,编导在塑造这一形象过程中,既借鉴了当前最流行的卡通元素,同时也考虑到儿童观众的原创因素,是时尚与娱乐的完美结合。

除可爱的萌态之外,江流儿身上还涌现出乐观向上、勇敢坚强等可贵品质。他自幼父母双亡,被游方僧人法明抚养长大,尝尽人间冷暖,但丝毫不会动摇其乐观处世的人生态度。尽管年幼体弱,但他却能不畏强权,勇救童女安心,并力助大圣冲破心魔,唤醒金箍棒,最终痛扁众妖,实现闪亮的“大圣归来”。从某种意义上说,江流儿身上,凝聚着唐僧普渡众生,扶危济困的原型形象,也凸显出影片追求自由、弘扬正义的社会价值观。

在次要人物的细节处理上,《大圣归来》可谓精雕玉琢,处处彰显神来之笔。从阴森古庙走出来的和尚原来是八戒,他那缩小了的鼻子,胖嘟嘟的脸庞,肥墩墩的肚子,以及一出场就教训大圣的神情,都令其有似曾相似但又憨态可亲的视觉冲击。极富“萌”感的土地公公,虽出场时间有限,但其嘴边衔着一株红果的小矮人形象亲切动人,憨态可掬。邪恶势力的代表山妖之王,其原形是《山海经》中的混沌巨兽,其血盆大口可吞噬一切,他以吃童男童女来维持妖身妖术,尽管他时而幻化成拥有白晳面庞的玉面书生,但丝毫不改其阴险狡诈与残忍狠毒的本质。其他诸如伪装成懦弱客栈老板的公山妖,风情万种的客栈老板娘母山妖,神似绿色蛤蟆的山妖形象,以及笨重神力的山神形象,其造型设计,其言行举止,其性格特征,均于细微处见精神,令人耳目一新。

混搭式魔幻美学与幽默风格

《大圣归来》是一部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中国3D动漫电影,但其美学风格却迥异于过往的西游作品,而是呈现出东方美学与西方美学融会贯通的混搭风格,将西方魔幻现实主义与中国式魔幻结合得天衣无缝,诠释出一种全新的魔幻美学形态。

不得不说,恢宏壮阔与变幻无穷的场景设计大大增加了《大圣归来》的成功系数。从《阿凡达》式的魔幻森林,到《魔戒》般阴森恐怖的魔堡,从极具武侠风情的荒郊客栈,到亭台楼阁林立的悬空寺,从云雾缭绕的水墨山水,到仙草异木丛生的仙境,从大圣那迎风飘扬的长长的红斗篷,到长安城精致的皮影戏,从大场面到细微处,影片处处彰显出东方美学与西方魔幻主义的有机结合,既是全景3D搭建的技术渲染,也是影片魔幻美学的深厚阐释与生动展示。

此外,人物关系上的巧妙构思体现出五行相生相克的美学模式的运用。原著中,孙悟空介于火与土之间,即小说一再提及的“金公”,而猪八戒则专属木位,称为“木母”,唐僧和沙僧则与土有缘,白龙马与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在五行中的排列与他们的性格特征具有一致之处。影片虽然对人物性格特征进行了大胆的颠覆,但依然保留了他们主要的性格特征,如唐僧的信念与唠叨,大圣的好强与自尊心,八戒的好吃懒做等。又如在原著中,取经人物冲突的性质对比,唐僧与大圣的冲突属于信念冲突,大圣与八戒的冲突属于性格冲突。诸如此类,均在影片中得到较好的保留与发挥。

混搭式魔幻美学形态还表现在弥漫全剧的幽默风格上,这一幽默风格的原则是塑造喜剧人物,让人伟大不起来,其手段主要表现为人物对白、造型对比以及性格差异。首先,夸张与调侃的对话是影片引人入胜的关键。譬如大圣调侃至高无上的如来佛是“那老头最爱多管闲事”,喜好说大话经常被大圣揶揄的八戒,喜欢刨根问底甚至问及哪吒性别问题的江流儿,这些妙趣横生的语言对白,不是简单的拼凑或植入,而是基于剧情需要与人物性格身份高度吻合的自在流露。

强烈的造型对比与性格差异也是制造幽默的有力武器。影片中,造型的反差导致视觉的反差,从而制造令人捧腹的喜剧效果。如将大闹天宫时英气勃发的美猴王与从五行山脱身后颓废狂躁的大圣进行对比,又如江流儿的瘦小反衬出大圣的高大,八戒的肥胖衬托出大圣的瘦弱,拥有36大变化的八戒即便变身小蜜蜂,也是一个胖呼呼的小蜜蜂。此外,大圣的颓废与江流儿的自信勇敢,八戒的自大与大圣的自尊,公山妖的懦弱无能与母山妖的强势狡诈,均在影片中得到鲜明的体现。显然,影片通过高矮、胖瘦、狂躁与平静,自大与自尊等因素对比,给观众强烈的视觉冲击,从而大大增强了影片的喜剧效果。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史上最“萌”《西游记》引爆羊年…      下一篇 >> 韦应物《送杨氏女》赏析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乐云

乐云,高校教授,文化学者,多家媒体特约评论员。博主邮箱:cloud3387@163.com。欢迎关注博主新浪微博:@乐云。郑重声明:本博所有文章,网络媒体转载请署名并通知,纸媒转载请付稿酬与样刊。否则,将视同侵权,作者保留法律申诉的权利!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