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则徐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48325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人类正常思维真该抛弃了

2015-06-15 15:27:1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550 次 | 评论 0 条

人类正常思维真该抛弃了

顾则徐

4月份发生的“干尸男童”事件终于有了结果:据媒体报道,日前信阳市政府处理“干尸男童”王志强事件工作组向家属公布了本案的责任划分,死者王志强自身患恶病质承担70%的责任,死者父母监护不力承担15%的责任,救助站管理过失承担15%责任。然而,这一迟迟疑疑到来的结果,却是超出了人类正常思维。

所谓责任,指的是孩童王志强在救助站的死亡责任。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责任定义,既然这样,所谓责任就跟孩童王志强进入救助站以前的环节没有关系。诚然,孩童王志强没有走失流浪,也就没有进入救助站问题,从而也就没有被成为“干尸”问题,但只要承认讨论的是他的死亡责任,而不是讨论他的走失流浪责任,那么,就跟他父母没有直接的关系。因此,要他父母承担15%责任就是错误的。

如果讨论死亡的间接责任,孩童王志强的父母作为监护人,当然应该承担责任。但是,这种讨论已经属于社会学、伦理学、教育学等范畴的事情。就孩童王志强成为“干尸”本身的事件处理而言,如果可以纳入对间接责任的追究,那么,逻辑演绎就成了一个无底洞,不仅可以把责任追究归之于他的父母,而且可以质问他学校老师是否给予了足够的监管,可以质问他生活所在社区是否给予了足够的关心,可以质问他爷爷奶奶、七大姑八大爷是否给予了足够关怀,可以质问他所生存的这块土地,等等,从而形成一个责任追究的无限序列,上至联合国,下至每个中国人乃至每个地球人,就都应该承担百分之多少责任了。

如果认为孩童王志强的父母承担责任问题尚可以讨论的话,那么,孩童王志强自己承担责任问题,只要属于人类思维,就是无可讨论的。孩童王志强成为“干尸”的原因是包括饥饿在内的虐待所致,虽然同样的虐待如果换一个孩子可能并不会致死,但确定无疑的一点是:没有虐待,就绝不会导致其成为“干尸”。即使假设孩童王志强本身有如何的缺陷,比如他体质太差,他太不听话,等等,但这些都不能导致其成为“干尸”,导致其成为“干尸”的直接原因只能有一个,那就是虐待。

假设孩童王志强确实患有所谓的“恶病质”,他成为“干尸”自身就应该承担责任,而且要承担70%的主要责任,那么,按照这种逻辑,人类社会的一系列规则就都要改变了。比如,假设一个杀人犯杀了一个健康的人应该吃官司100年,那么,当他杀了一个患有癌症的人,就只要吃30年官司,因为被害人由于患有癌症就应该自己承担被杀死的70%责任。比如,南京大屠杀中国人被杀30万人,假设其中10万人患有种种疾病,那么,这10万人至少就应该自己承担被屠杀的50%责任了。按照这种思维进一步推演,假设某人被枪杀,那么,责任就应该由他自己主要承担,因为他没有及时逃跑、动作太迟缓没有迅速避让子弹,等等。人类社会将会因此变得多么荒唐可笑啊!

再退一万步,甚至退一万万步讲,假设孩童王志强确实患有所谓的“恶病质”并应该自己承担成为“干尸”的主要责任,但是,当在今天这个时代,在一个已经明确儿童权利的时代,当把被虐待导致死亡的责任主要归结于儿童本人,那么,是否意味着我们的时代已经退步到连野蛮时代也不如了的时代?即使野蛮时代的人类,也还懂得饥饿等导致的死亡不能归罪于孩子啊!根本已经是不需要讨论法律上的儿童非完全行为能力和责任问题了,因为这实在是太平常太平常的常识。

然而,悲哀处也许并非在这种责任分配处理上,而在于这一决定是由信阳市政府所作出。信阳市政府工作组称,如果家属不满赔偿可以采取法律途径。在当下政府空前强势的背景下,孩童王志强父母如果走“民告官”道路,能走通吗?我想,信阳市政府之所以敢于作出这样的决定,对此已经是充满了把握和自信。

201569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舞弊与考试制度文化同在      下一篇 >> 办公楼“超标”很狂颠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顾则徐

1962年生,祖籍江苏武进,上海人,1984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学院,laogu2020@yahoo.com.cn;laogu2010@yaeh.net 著作:1,《朱德别传——与毛泽东的恩恩怨怨》(香港版),同书异名台湾版《永远的共军总司令:朱德》;2,《服装是性的》(台湾版);3,共和的守护者—蔡锷传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