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则徐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48325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舞弊与考试制度文化同在

2015-06-09 04:19:1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90183 次 | 评论 0 条

舞弊与考试制度文化同在

顾则徐

南都记者日前卧底了一个高考替考组织,7日上午作为多名“枪手”之一,在江西南昌高考点参加考试。这是今年高考第一天即由南都记者深度揭露出的第一宗替考事件,不过查之往年,则并非是历年媒体揭露的第一宗替考事件。

包括替考在内的高考作弊行为极其令人痛恨。诚然,作弊者通常付出了金钱等代价,但不作弊者历年为了赢取考试成绩所付出的艰辛,并非是数万或数十万元金钱所可以衡量,同时,不仅存在着有金钱能力者与无金钱能力者之间的不公平,而且更是意味着非诚实者与诚实者之间的不公平,由此引发的教育秩序、社会道德的败坏一言难尽。然而,在中国式考试制度文化背景下,对此也不必要过于大惊小怪。

严格考场纪律和管理,对作弊者给予严厉惩处,当然是必要的,因为毕竟需要遏制考试舞弊现象,尽可能限制其演变为普遍化风气。必须要看到,当高考制度是现实的可以决定绝大多数青年命运的制度时,就也必然会有那么一些人为了自己或自己子女的命运而冒险,因此,无论怎样严格的监管和惩处,总会有一些人能够找出其中的空子,并愿意下决心进行投机。中国古代科举考试的考场监管之严格已经跟监狱无异,甚至比较那时候散漫的监狱待遇可以说近乎执行了酷刑,而对发现了的舞弊者也是严刑峻法,通常要给予杀头或斩监候判决,给予流放处理已经属于格外开恩的轻罪化惩罚,这些远不是今天所能够做到,但考试舞弊现象在古代依然蔚为风气。可见,消除高考舞弊现象并非是一个“严”字就可以解决。从一个“严”字里寻找出路,未免过于简单化了。

然而,不“严”又能如何呢?当考试的制度文化没有改变,简单化的“严”就如着火时的一脸盆水,是唯一可以依赖的手段,泼出去再说,万一火灭了就额手相庆,灭不了火也要泼了这脸盆水。

中国的考试制度文化有三个特点:一,一考定终身。所谓终身并非是说人的一生就只要一次考试,而是说参加考试的学子通过考试形成“阶级”分化,通过考试的人成了上等“阶级”,没有通过考试的人只能是下等“阶级”。二,简单化竞技。简单化是指只从某个角度或某个切面对人进行刻板衡量,不是完整的综合评估。竞技是指类似竞技比赛,某个考生平时读书再好也没有用,考试时恰好身体有疾或脑子发热,他就完蛋。三,入门就是王。古代科举还讲究考掌握知识到什么程度,类似于最严格的毕业考,今天的高考比之古代十分堕落,属于入门考,一当通过,只要智力正常,很多专业玩三年、学一年就能本科毕业,只要通过了高考,之后如何学习已经不太重要,大学文凭基本等于装在衣袋里了。

只要这种考试制度文化存在着,包括高考在内的考试舞弊现象就必然会滋生。如果不仅局限在考试本身的环节,从宽泛的角度理解高考舞弊,再加以泛化、庸俗的宽容主义视角,那么,那些试图通过替考做上等“阶级”的人,未必就不可以给予“同情”,因为这已经说明他们本事还不够大,本事够大的那些人自有其另外的可以获取某某理想大学学生的渠道和办法。延伸开去,跟高考有关的舞弊,其实早就蔚为风气,甚至教育机构本身所出台的一系列所谓“倾斜”政策,实际也不过属于给一些特别人群的“舞弊”特权而已。

不能单方面求责于这种考试制度的制定者和执行者。这种考试制度之所以称之为文化,也因为它作为一种观念或潜意识,深刻地植入在了无数学子的脑子里,即使脱离了这种考试制度环境,也会以应对这种制度的本能进行行为。君不见,出了国的一些学子,不还是习惯用舞弊手段应付考试吗?他们终究是已经被养成了的人群。

201567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部委法律主体资格宜明确界定      下一篇 >> 人类正常思维真该抛弃了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顾则徐

1962年生,祖籍江苏武进,上海人,1984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学院,laogu2020@yahoo.com.cn;laogu2010@yaeh.net 著作:1,《朱德别传——与毛泽东的恩恩怨怨》(香港版),同书异名台湾版《永远的共军总司令:朱德》;2,《服装是性的》(台湾版);3,共和的守护者—蔡锷传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