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则徐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48325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公民必须随地随时携带身份证吗?

2015-04-15 12:10:3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1304 次 | 评论 0 条

公民必须随地随时携带身份证吗?

顾则徐

据媒体报道,有两姐妹因为在乘地铁时不配合民警检查身份证,对警察采取了暴力行为,近日在北京通州法院被起诉。该两姐妹的暴力行为自然是错误的,理应受到处罚,但是,我以为该两姐妹的行为如果是非暴力拒绝检查,则未必就是错误的。

通州人民检察院王利民就该事件对记者说:“提醒大家以后在出行乘坐地铁、交通工具或者外出旅行的过程当中,一定要带全自己的身份证件,不要在民警盘查时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如果王利民是公诉方公诉人,这种说法实在是可悲,因为这意味着公诉人是从错误的观念和立场进行了公诉。所谓“出行乘坐地铁、交通工具或者外出旅行”,在城市当中几乎等于就是出门后的基本活动,难道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一当走出家门就必须要携带身份证?作为中国公民在中国这块土地上,难道需要随时向警方证明自己身份?

公民身份具有天然性,一个人只要在自己祖国一出生就意味着获得了公民资格,因此他在自己祖国是一个不证自明的事实。当一个国家处于封闭状态时,既基本没有公民旅行到异国,也基本没有异国公民到该国旅行,公民身份就不需要任何书面证明。当在开放了的社会,国家之间出现了较多人口流动,当一个人在异国时,就需要随时准备出示书面证明,以说明自己在该国属于暂时旅行、暂时工作、暂时居留等身份,也即,只有当非公民时,才应该随时携带身份证明并理应接受异国警方的随时检查。

在一些特殊情况下,警方需要检查公民身份证明,但必须要清楚,这种检查不是检查公民身份本身,而是查核其具体的姓名、居住地等“居民”信息,除非警方有理由认为被检查者具有外籍人士嫌疑。这当中有两个不同的责任界定:一种是将责任界定在警方身上,也即公民不需要依靠随身携带的证件证明自己,比如只要向警方报出姓名、地址即可,至于怎么核实是警方自己的责任;一种是将责任界定在公民身上,也即无论警方是否进行核实,公民必须要出示证件证明自己。按照《居民身份证法》,中国法律是将责任界定在了公民身上。然而,既然公民身份在自己祖国是天然的,公民就拥有不需要随时用证件证明自己的权利,因此,在实操中,当在一些特殊情况下警方需要检查身份证,而公民并没有携带证件时,只要公民报出姓名、居住地等信息,核实责任就只能在警方身上。如果警方由于公民没有携带身份证而制裁公民,警方行为诚然符合《居民身份证法》,但却触犯了《宪法》、《国籍法》等。

即使按照《居民身份证法》,警方也只能是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才能检查公民身份证。在通州两姐妹事件中,根据媒体报道,民警行为是“例行检查”。《居民身份证法》第三章“使用和查验”之第1415条规定了警方可以拥有“例行检查”权力吗?所谓例行,就是常例,意味着警方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自我授予对公民进行常规检查身份证的权力。如果警方可以拥有这样权力,那么,中国还要《居民身份证法》之啰嗦的第1415条做什么?岂不是只要规定“公民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都必须携带身份证,警方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都可以检查公民身份证”,这样不就非常简洁、明白了吗?

在两姐妹事件中,警方还存在两个细节责任。警方不允许两姐妹离开,其理由是两姐妹说不出自己身份证号码。如果两姐妹说了自己的姓名、住址,如何核实就是警方自己的责任,怎么可以不允许两姐妹离开呢?有什么法律规定说,公民一定要随时随地记住自己身份证号码?这是一,其次是警方进行这一所谓“例行检查”,是在繁忙的北京地铁6号线物资学院路站,并恰恰是在下午5点多的客流高峰期。警方的目的无非是维护公共交通秩序,但选择在这样的地点和时间,对正匆匆赶路的人们进行“例行检查”,不说是添乱,但难道属于明智的恰当行为吗?能有利于维护公共交通秩序吗?两姐妹事件不正是证明了警方选择了不恰当的地点、不恰当的时间吗?

2015414

发表于2015415日南方都市报。

有不一样的发现

3
上一篇 << 试拟一份抗战前夕书画大家名单      下一篇 >> 余世存《大时间》一书的魅力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顾则徐

1962年生,祖籍江苏武进,上海人,1984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学院,laogu2020@yahoo.com.cn;laogu2010@yaeh.net 著作:1,《朱德别传——与毛泽东的恩恩怨怨》(香港版),同书异名台湾版《永远的共军总司令:朱德》;2,《服装是性的》(台湾版);3,共和的守护者—蔡锷传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