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点评忽悠史
孙承宗、袁崇焕、明朝、辽东
http://blog.ifeng.com/22576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连载84:宁锦之战大盘点

2012-10-15 12:08:1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6311 次 | 评论 0 条

宁锦之战大盘点

宁锦大战是明、金双方比较大的一次对抗,其中既有攻防战、遭遇战,也有偷袭、截击,双方互有损伤,其胜败也是众说纷纭,因此需要一个大盘点才说得清楚。

从局部来看,在宁锦大战中发生的数次战斗,似乎没有一次是哪一方占据绝对优势的,或者取得了多大的战果,放眼一望似乎都像是平局。而从战术目标来看,至少宁远、锦州是守住了,因此明朝方面宣布大捷或许有一定道理,也正是因为这个“大捷”的名头,所以袁大人捞到了两个很实惠的头衔:

 

1、努尔哈赤父子两代的克星;

2、打了胜仗还被阉党陷害的英雄。

 

不过,如今我们已经知道了先前“宁远大战”中,袁大人所谓击败努尔哈赤的真相,实际上在袁县令的“卓越”指挥下,最终的结果是仓促撤退、丢粮弃岛,整个一伤亡惨重、损失巨万的杯具,因此在有人说什么袁英雄“宁锦大战”取得了如何如何的胜绩,而后又被阉党陷害的时候,大家就要一百个小心了,因为这个也可能是编制出来的谎言,纯粹胡说八道、颠倒是非。

鉴于袁大人的相关“史料”有以上前科,所以在宁锦大战中,他的表现是否真有可圈可点之处,那就得仔细甄别了。其实,若是仔细分析一番,应该可以得出袁英雄在“宁锦大战”中的表现一定程度上,或许还不如“宁远大战”的结论。

宁远之战中,袁县令抗命不撤锦、右一线的军民粮料还尚能显出几分憨勇,当然这种决定肯定是要坏事的,它直接导致了七城军民仓促撤退的惨剧,以及右屯三十万石粮食的丢失。

不过,当时的袁大人还算锐气未失,拿王在晋的话来说,那叫“不能因人而废其言”,就是说人不怎么样,事情办得也不好,但是说出的话还算有几分勇气(只可惜太欠考虑、不计后果)。

反观宁锦大战前后,袁英雄的表现则是进退失据、方寸大乱,自己的检讨书里都承认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说皇太极是“著著皆狠而著著不落其后”),而在其后的交战中更是错漏迭出,首先是怯战不敢援救锦州,接着便妄图以作秀来蒙混过关,最后为了逃避责任还甩出一个荒唐计划,吓得朝廷不敢让他参与指挥,而计划本身即是后来明军松锦惨败的模板。可以说袁英雄在宁锦中的表现,除了认错写检讨一项还可圈可点之外,其他都较之宁远只能是更差。

在比较了袁大人个人表现之后,我们再来具体分析一下整个战役的过程,其胜败得失就一目了然了。

就“宁锦大战”而言,最难断胜负的当属许多次战斗双方并没有明显的高下之分,比如笊篱山遭遇战,又比如宁远城下攻防战,以及锦州城的攻防和偷袭。

笊篱山之战就是满桂来驰援宁远之后,和尤世禄一同出击,在笊篱山遭遇后金军,双方一场小规模的冲突,明朝损失了一两百人,后金伤亡不详细,估计也不多。满桂的说法是后金败走,他没有穷追。后金方面的说法是八十六人和明军两万相遇,大败明军于阵前,当然这种玄幻的记录没有多少参考价值,不过胜负却很难断定,毕竟后金方面有记录的参战人数只有八十多人,而明军的阵亡就有一百多号人,且明军只宣称获胜却又没有斩到首级(既然打胜应该能清扫战场,因此存疑)。

宁远城防攻守战算是一场正面对抗,起因是袁巡抚写给锦州守将的信函被后金军截获,所以皇太极知道宁远方向有援军(满桂军),于是率领主力来应战。交战之后双方均宣布胜利,明军称在城下击溃了后金军,不过又不准割首级,所以也就没有报出确切的歼敌数;而后金方面则称,明军车营和满桂部在城下,由于离城很近,所以不能多杀,于是诱使明军出击,一举击溃,歼灭了大部。不过,后金方面依然没有提到具体的伤亡数字,所以还是说不太清楚。

与此同时,在锦州城下,也发生了攻防战,而且赵率教还有主动出击。从后金军方面的记录来看,有两名下级军官被击毙,一个游击还有一个备御,大概相当于营连级的干部,这是宁锦大战中,仅有的有名有姓的阵亡记录,因此非常珍贵。

总体来看,光凭明、金双方在战场上的厮杀情况,是很难断定谁胜谁负的。当然,有人也许会说皇太极毕竟没有打下锦州和宁远,这可以算是明军的重大胜利。不过,能让这种说法站得住脚的前提是皇太极确实想要打下宁远或锦州,不过可惜的是皇太极显然对宁、锦两地的兴趣都不大。为什么这么说呢?原因很简单,皇太极提出的地盘要求是三岔河以东的地区,而宁、锦这些地方不仅在三岔河以西,且距离三岔河还尚有数百里之遥。试问,对于自己划定的势力范围之外数百里的城池,后金能有多大兴趣?

    以下是图例,大家可以参照对看:

 

 

当然,这样说还不是最直接的证据,对于皇太极并不想占领锦州最直接的证据应当是“宁锦大战”之后,明军主动撤离锦州,而后金军随即派兵占据了锦州。可是,这些进驻者并非是为了占领锦州而来的,他们仅仅是为了拆除锦州的城墙,以及周边数十个台堡,然后就走人了。这一切足以充分证明皇太极并不想要锦州,否则占了何必放弃走人呢?[1]

那既然后金根本不想要锦州这些地方,可为何又要发动“宁锦大战”呢?其实,回答了这个问题,自然就能知道“宁锦大战”究竟谁胜谁负了,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复杂,因为皇太极之所以率军来围困锦州,都是袁英雄修大凌河、小凌河、右屯卫这些地方惹的祸,锦州只是顺便围一下,若能招降则是外快,若不能也没有什么,所以对于锦州皇太极总是围而不打(后来天气过于炎热就退了)。

努尔哈赤父子两代相继都声明过,他们只要求三岔河以东的地盘,而皇太极更加明确地指出,三岔河为后金的边界,大凌河为明朝的边界,两条河之间的地方为缓冲区,大家都不要驻军。

 

皇太极:“……若真诚和好,则以大凌河为尔界,三岔河为我界,此两处之间,留为空地,逃人盗贼易察,不致滋生事端,和好之道得以长久。”[2]

 

可是,从孙老师开始就一再的折腾大凌河、右屯卫这些边缘地带。大凌河城在大凌河西岸,一过河就是右屯卫,如果在这两个地方同时驻军,那就是一副即将要跃入缓冲区的架势,必然会挑起战端。

袁巡抚当时为了多开垦一些土地,所以抢修锦州、大凌河、右屯卫这些地方,皇太极看见了怎么可能放过呢?所以,后金军进攻大凌河、右屯卫这些地方,基本上只做两件事,一是割麦子,二是拆城。

大战一开始,大凌河、右屯卫首先给端了,周围的台堡都遭连累,被废得差不多了,期间皇太极还俘虏了两千多人,在老袁新修的几个城池中,就剩下一个锦州了,这个自然不在皇太极的预设范围之内,但围起来很顺手,于是皇太极便围而不打,只是招降,后来就撤了。

锦州当时算是没丢,但在战后也被明朝主动放弃了,最终连同周边几十座台堡一并都被后金军彻底拆除了。所以,从这样的结果来看,“宁锦之战”是后金完全达到了战略目的,还顺手捡了一个废弃的锦州,可以视为胜者,而袁英雄则是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起码他自己的提出的目标全都报废了:

 

“袁崇焕题……乘彼有事东江且以款之说缓之,而刻日修筑,令彼掩耳不及,待其警觉而我险已成,三城成,战守又在关门四百里外。”[3]

 

当然,或许有人会说,锦州最终遭遗弃并不是袁英雄的意思,将其算成是袁巡抚在“宁锦大战”中失败的证据,似乎不太合适。不过,虽然袁巡抚当时已经是下课了,但是迫使明朝放弃锦州,除了皇太极的作用以外,另外有一多半都应当算在袁大人名下,因为他提出保卫锦州的计划实在太吓人了。

在袁大人的方案中,为了保住锦州而付出的努力几乎达到了太不可思议的地步了,因为依据老袁判断,一旦驰援锦州就意味着辽东镇的全部精锐都搭进去也不顶用,精锐倾巢而出都只能换来个血本无归(弃此三万五千人以殉敌),这也太刺激人了。

试想,朝廷每年花费数百万银子打造辽东镇,可是其全部精锐却仅仅为了保一个耗资巨万才建成的锦州,都有可能自动报销掉,这本来已经很不得了了,然而这还不算最讽刺的,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为了将这三万五千人送入敌口,还须得调集宣府、大同的军力去蓟镇,调集蓟镇的军队去山海关,调集山海关的部队去宁远,最后连京师的卫戍部队京营都要被当作为预备队来使用才勉强够用,要说袁英雄这个计划,那可还真比他的老师孙阁老还要沉雄博大许多。

说实话,这么庞大一个计划,可谓拼尽了明朝在北方地区全部的老本儿,但却仅仅是为了保一个不太要紧的锦州,而且还不一定能保住……这也太不值得了。所以,朝廷最终选择了放弃锦州,肯定跟袁大人所赐的这个雷人计划有关系,而其根本原因就是由于袁英雄的这个计划实在太烂了。

袁巡抚当时抛出这个计划之后,就连他的莫逆之交,蓟辽总督阎鸣泰(资深阉党)也直摇头,并奋笔疾书,留下了一段“警世名言”:

 

“总督蓟辽阎鸣泰奏,锦州遐僻奥区,原非扼要之地。当日议修已属失策,顷以区区弹丸,几致挠动乾坤。半壁虽幸无事,然亦岌岌乎殆矣。窃意今日锦州,止可悬为虚著,慎弗狃为实著,止可设为活局,慎弗泥为死局。[4]

 

阎大人所谓“顷以区区弹丸几致挠动乾坤半壁”的感慨是指为了一个弹丸之地的战守,居然要动用“蓟门三协与宣大两镇”三个军区的主力来增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根据阎总督的研判,锦州只能弄虚的(止可悬为虚著),不能实打实地去守(慎弗狃为实著),弄虚可以盘活全局,反之则必陷入死局(止可设为活局,慎弗泥为死局)。当然,肯定有人会说,一个阉党分子能有多少见地?然而,后来的洪承畴就很不幸地执行了袁英雄的那个雷人计划,调集了各大军镇的主力,并选择锦州跟后金决战了,结果则是招致了松锦惨败,直接断送了明朝中兴的最后一丝希望。可见,在战守谋略上,袁英雄甚至连他的阉党莫逆都不如。

在细数了袁英雄在宁锦大战中的表现之后,现在我们可以给此战作一个总结了,这就是袁大人“议和用间”反遭人愚弄,而他不惜背弃盟友、放弃友军所挤出时间抢修的城池,在“宁锦大战”后全部报废,最终导致了明朝方面遭遇了以下的各种尴尬(或者叫战略损失):

 

1、“三方布置策”土崩瓦解;

2、“四打一”的局面不复存在;

3、朝廷耗费巨资在锦州、大凌河、小凌河、右屯卫所修建的城池全部被拆毁。

4、锦州也由于袁大人的“沉雄博大”而被迫放弃了。

 

此战之后,辽东的整个战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这时候皇太极制服了朝鲜,削弱了东江镇,并离间了蒙古,最终导致了局势的急转直下,因此宁“锦州大战”以及之前“议和用间”全过程,可以算成是明、金双方在辽东战局上的分水岭,之前明朝还尚可维持局面,之后便一发不可收了。

之前,后金受东江镇牵制,蒙古诸部的阻碍,朝鲜方面的敌意,不能劳师远袭,而转折以后,朝鲜臣服了,蒙古离心了,东江镇限制削弱了,于是后金绕道抄袭关内腹地的条件基本具备了,甚至可以说“宁锦大战”前后的这个转折,其实已经为后来的“已巳之变”埋下了足够的伏笔。

到了已巳年六月,老袁“东江斩帅”,以私刑谋害了毛文龙,彻底瘫痪了东江镇则可算是压垮局面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一切宣告了明朝在辽东整个局面的彻底坍塌,同时也为已巳年底皇太极成功绕道抄袭京师缔造了完美的条件。



[1]【《清太宗实录》 “五月 闻明兵弃锦州,遁往宁远。命贝勒阿巴泰、岳、硕及八固山额真等,率兵三千人,往略明地,并堕锦州城。”】

[2]【《满文老档(全二册)》[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译注 中华书局出版 19903月第1 934]

[3]【《三朝辽事实录》卷十七  [李澍田 编《先清史料(四集)》吉林文史出版社  419]

[4]【《明熹宗实录》卷八十六[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天启七年七月/11-12]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连载83:袁英雄设局逃避责任      下一篇 >> 近期稿件整理完毕,连载暂告一段落…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我等草根

—名家专著,草根点评— —逆史读袁,近期更新—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