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点评忽悠史
孙承宗、袁崇焕、明朝、辽东
http://blog.ifeng.com/22576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连载83:袁英雄设局逃避责任

2012-10-01 23:43:5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4050 次 | 评论 0 条

袁英雄设局逃避责任

在锦州被围了之后,袁巡抚在宁远很是郁闷,因为辽东镇的战力先天就不足,故而在野战争锋上是毫无把握(否则就不用老是“凭坚城,用大炮”了),所以在这种情形之下,若是让袁大人派兵出城,去解锦州之围,那无异于自找没趣。

其实,纯粹从战术上来探讨,袁巡抚是绝对不应出击的(因为没有这个本事)。但是,倘若不去救援锦州,眼看着锦州陷落,这即是怯战的表现,在朝廷那边可就交代不过去了。

去了是送死,不去便是怕死,貌似怎么也逃不脱干系,而原地不动吧,最终又难免遭锦州同样的下场(大家同属辽东镇,都是知根知底的,宁远守军不敢去锦州击退皇太极,山海关的守军也自然不敢来宁远解围)……既然去也不行,不去也不行,不动还是不行,那能否先撤回山海关呢?那更不行!这可是放弃阵地当逃兵啊,这恐怕比因为怯战而不去救锦州的罪名还要大,所以当时袁大人处境是非常容易让人崩溃的。

一般人若是碰上袁英雄当时那种局面,恐怕早就崩溃了,可袁大人并非一般人,他十分懂得钻营,因此在经过一番缜密地思考之后,他决定导演了另一场更大的秀来渡过这一难关。袁英雄后来的这次表演,不仅其钻营之巧妙,且颇具沉雄博大之风,刚一开场就让人刮目相看!

袁巡抚作法是,先直接上疏,故作姿态向朝廷声明,说我要去驰援锦州了,然后等着朝廷来否决他的意见,并且最好能达到朝廷拉着他的手,死活不让他去的效果!

真的能达成这样的效果,那皮球就被踢到朝廷一边了,将来若是锦州有个三长两短,他袁英雄的责任可就要小得多了,谁让你们不要我去救呢……呵呵。

能有这样的效果当然是不错,可是此番操作的成功率却不高,因为朝臣们也都知道,谁若是出来阻拦救援锦州,那将来可是要承担责任的!因此,袁英雄强出头也是有一定风险的,如果倒霉透顶,到时候不曾有人出来阻止,那他就走远了。不过,所幸的是袁巡抚的策略以及操作都很是成功,最终达到了非常完美的效果。

袁大人的操作步骤是先上报朝廷,说在自己已经组织了“连番迭攻”,比如满桂、尤世禄二将在笊篱山与敌军相遇,互有杀伤;这次遭遇战之后满桂、尤世禄就退回来了,而他又派了舟师去了敌后,同时也让蒙古部落去跟后金死磕……袁大人把不怎么管用的花架子罗列了这么大一堆,大概意思是我已经尽力了。

之后,袁巡抚向朝廷报告说,这些东西要真的都起了什么作用,那恐怕是皇上显灵了(如其退去则邀皇上之灵[1])。袁大人所谓“邀皇上显灵”的说法,显示出了他本人对增援锦州的那些作秀没有任何信心,因此也就让朝廷也信心顿失了。而为了保证效果圆满,袁巡抚在叙述中,还用上了罕有的辞令进行描述。

他说辽东镇的“前锋精锐”都在锦州了,如今被分割包围住了,而后金又有多年的“累胜之势”,相比之下明朝则是“积弱之余”,且纵观十年以内,没被吓破胆的人不多(大概是只他自己吧),但却也只能办成一个“守”字就算不错了,所以如果让我出击是肯定不行的,那完全是能力范围以外的事情责之赴战力所未能),因此我决不会动用“关、宁、锦”中,“关、宁”两处军力去增援锦州(故不敢撤四城之守卒而远救)[2]

在表明心迹之后,袁英雄又再次向朝廷发出锦州就要丢失的警告,并且指出若锦州一旦沦陷那可是“剥肤大患”,所以必须要调集蓟镇、宣府这些军镇的部队到山海关来增援,否则事情就不好控制了(除遣将调兵之外更无别法也[3])。

而为了证明调集其他军镇的增援是必要的,袁英雄还刻意指出,被后世吹上天的“关、宁、锦防线”一打起仗来,就好比糖葫芦串,敌人一来便马上呈现出吃一个是一个的局面,因此锦州的丢失那是必然的,而宁远也必将重蹈覆辙,“宁、锦”是断然守不住的——“若锦失,奴又必以困锦之兵困宁,与中右一路乘胜而下即及关门[4]

如果按照袁巡抚这个说法,既然宁远、锦州都守不住,那岂非只好退守山海关了?若是如此,那朝廷每年花费数百万堆砌出来的“关、宁、锦防线”有什么用处(除了费银子)?与其这样那当初还不如按照王大人的策略,直接修个八里铺重城算了,好歹先让山海关成为雄关天险算了(此刻的山海关还依然是城墙在高岭之下,因此难以成为坚实的后盾)。

在研判宁远、锦州都不可守,而自己又没有能力出战之后(山海关依旧有致命缺陷),袁英雄陡然提出,与其丢了宁、锦之后押宝在山海关上,那还不如此刻就和后金军决战于宁锦一线!(彼时罄天下之力与之争于关前何如及今与之决于宁锦[5]

这一说法顿时语惊四座,因为奏章的开篇袁大人自己才说了当时“责之赴战力所未能”,而后又讲皇太极有什么“累胜之势”,己方则是“积弱之余”,可现在怎么又突然要求决战了?!再往下一看,则更是让人一头雾水……[6]

在袁英雄提出“决战请求”之后,还给出了具体的要求,然而这一系列所谓要求,比他老人家请求决战的豪言壮语还更给人以震撼!其中,袁大人不仅把辽东镇的家底都押进去了,还把千里以外的数个军镇,以及北京军区的京营都一并给安排进来了!

明朝在北方边境上排布有九大边镇,分别是辽东、薊鎮、保定、宣府、大同、山西、延綏、宁夏、甘肃,合称“九边重镇”。其中辽东、薊鎮、保定、宣府、大同五个军镇的实力最强。袁巡抚是辽东镇的巡抚,乃九大边镇最东边的一个,锦州仅仅是辽东镇地盘上的一个城池,而为了出击去解锦州之围,袁英雄居然将实力最强的五个军镇的兵力全都调动起来了,也够夸张的。

他的计划部署如下:

 

1、因为他袁英雄要由宁远出击,去解锦州之围,所以要让管辖辽东、薊鎮、保定三个军镇的总督阎鸣泰来宁远坐镇。不过,阎总督的驻地在密云,而据《大明会典》上的明文规定,蓟辽总督往东最多也就只能跑到山海关,而袁巡抚的要求则是你老阎必须再往东200里,到宁远来接我的班!

2、而由于阎总督大驾宁远,因此蓟镇的主力也就接防了宁远一线,所以蓟镇就空了,那么蓟镇巡抚刘诏就须把旁边保定、昌平一线的军队接管过来,并要求保定总兵要驻扎在山海关。

3、既然蓟镇巡抚调走了保定、昌平的部队,那保定巡抚张凤翼就要将旁边宣府、大同的军队接管过来,以补充昌平、保定军队被抽走留下的缺。

4、要求内镇太监刘应坤、陶文等人前后策应,不能怠慢。

5、命协理京营的兵部左侍郎李春烨整顿京营人马,作为备用。

6、请朝廷准备好相应的粮草以支持这么大的行动。

 

袁大人此次一系列的调令、指示足以震撼整个朝廷[7]。当时的边镇巡抚也就相当于一个军区司令,而为了该军区内部去应援一个被围的据点,居然要调动其他四个军区,且包括北京卫戍部队来支援,这也太过分了!当然,最过分是这个军区每年的花销,超过了以前九个军区军费的总和!

不过,最过分之后,还有更过分的地方,这就是袁英雄抛出了这么庞大一个计划,几乎把拱卫京师的几个军镇都拆散了之后,却决口不谈他如何安排出击计划!只是说大不了我和我手下的三万五千人全都报销殉于敌手,而只要有这样的心思,那胜利是必然的(拼此三万五千人以殉敌则敌无不克),然而究竟如何取胜,那可是军事机密,恕我不能明言,现在只能卖个关子了(至制胜出奇潜天潜地者臣将密商而阴用之不敢先洩)[8]

在首先表明自己对出击应援信心尽失之际,袁大人却突然抛出这么一个没头没脑的决战计划,试问朝廷怎么可能下决心去执行?!

兵部随后回复了袁大人,文件里说袁英雄这一计划乃“奇著也寔险著”,如果三万五千人都殉敌了,那围也解不了啊,所以这解围的事情还是交给军事主官好了(解围之计专以责成大帅为主);而阎鸣泰也没有必要违制的跑去宁远,就按照规定驻扎关门就可以了。

天启帝在后面也批注了一句,说应援锦州就责成三个总兵了,而袁大人“只宜在镇居中调度”,且“战守兼筹不必身在行间”,意思是袁巡抚您就省省吧,千万别参与战事[9]

由此可见,袁英雄一番言辞,果然把兵部和皇帝吓得够呛,都纷纷出来给他背书,让他绝对不要参与应援锦州的事情,这下子袁大人可就舒服了,再也不用为怯战伤脑筋了。不过,这样的行径确实不符合一个战时军政长官的身份。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计划,以后确实付诸实施过,执行人就是洪承畴,而结果即是“松锦惨败”!



[1]【《明熹宗实录》卷八十四  甲申  辽东巡抚袁崇焕题……而我兵战不可透,则锦为必破。又以困锦者困宁,虽城守速备而食乏援绝,则预为宁远、山海援者,非蓟门三协与宣大两镇乎。但有兵必有饷,行粮断不可已。”[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 79/24-25]

[1]【《明熹宗实录》卷八十四“丙戌 巡抚辽东袁崇焕题……但此盛暑,夷兵未必能久留。臣已令舟师绕后,复令西虏声援,如其退去,则邀皇上之灵。”[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79/29-30

[2] 【《明熹宗实录》卷八十四 “甲申  辽东巡抚袁崇焕题,奴围锦州甚严,关外精兵尽在前锋,今为贼拦断两处。夷以累胜之势而我积弱之余,十年以来站立不定者,今仅能办一守字。责之赴战,力所未能。且宁远四城为山海藩篱,若宁远不固则山海必震,此天下安危所系,故不敢撤四城之守卒而远救……”[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79/24-25]

[3]【《明熹宗实录》卷八十四  丙戌 巡抚辽东袁崇焕题,满尤二总镇遇夷兵于笊篱山,彼众我寡,射伤夷名数多不能割级,今已退至塔山。但此盛暑,夷兵未必能久留。臣已令舟师绕后,复令西虏声援,如其退去,则邀皇上之灵。万一锦不存而宁必受兵,此剥肤大患。在急调蓟宣之兵于山海待援,又须速给行粮,粮备而行方速,兵法宜静,变起宜尝,除遣将调兵之外,更无别法也。 [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79/29-30

[4] 【《明熹宗实录》卷八十四“甲申  辽东巡抚袁崇焕题,奴围锦州甚严,关外精兵尽在前锋,今为贼拦断两处。夷以累胜之势而我积弱之余,十年以来站立不定者,今仅能办一守字。责之赴战,力所未能。且宁远四城为山海藩篱,若宁远不固则山海必震,此天下安危所系,故不敢撤四城之守卒而远救,只发奇兵逼之。方募死士二百人,令其直冲夷营,如杨素用寡法。今已深入,未卜存亡。又募川浙死卒带铳炮,夜警(袭)其营。又令傅以昭舟师东出而抄其后。且令王喇嘛谕虎酋领赏夷使贵英恰。率拱兔乃蛮各家,从北入援,无所不用其力。适内臣孙茂霖、总兵满桂统关兵一万到,亦非当夷者。今于万中选二千,关外选二千,共四千为奇兵,令尤世禄、祖大寿督兵抄道而东,阑出敌后击之,此行决一死战,或可志。若彼分番迭攻,而我兵战不可透,则锦为必破。又以困锦者困宁,虽城守素备而食乏援绝,则预为宁远、山海援者,非蓟门三协与宣大两镇乎。但有兵必有饷,行粮断不可已,乞敕下该部,锦州作何救援,宁城作何帮贴,山海作何高坚,钱粮作何贮备令,一一议覆。 [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 79/24-25]

[5] 【《明熹宗实录》卷八十四  “彼时罄天下之力与之争于关前,何如及今与之决于宁锦。”[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 79/33-34]

[6] 【《明熹宗实录》卷八十四 “甲申  辽东巡抚袁崇焕题,奴围锦州甚严,关外精兵尽在前锋,今为贼拦断两处。夷以累胜之势而我积弱之余,十年以来站立不定者,今仅能办一守字。责之赴战,力所未能。且宁远四城为山海藩篱,若宁远不固则山海必震,此天下安危所系,故不敢撤四城之守卒而远救……”[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79/24-25]

 

[7]《明熹宗实录》卷八十四 “巡抚辽东袁崇焕疏,奴子妄心骄气,何所不逞。我欲合西虏而厚其与,彼即攻西虏而伐我之交。我藉鲜为牵,彼即攻鲜而空我之据。我藉款愚之,乘间亟修凌、锦、中左,以扼其咽,彼则分犯鲜之兵而挠我之筑。著著皆狠而著著不后。若锦失奴又必以困锦之兵困宁与中右,一路乘胜而下,即及关门。彼时罄天下之力与之争于关前,何如及今与之决于宁锦。臣意责令三屯总兵孙祖寿于蓟镇挑选马步精兵一万五千,而任其自择,关外精锐已绊于锦,今只可五千,合之宁城三万五千人,人人精而器器实,满孙二帅直则为前后,横则为左右,总兵尤世禄为前锋,臣自行劲后。且敕督臣阎鸣泰移镇宁远,抚臣刘诏调保昌之兵,以保定总兵移镇山海,抚臣张凤翼调宣大之兵,以昌平总兵移镇通蓟,俱为关宁后劲。又敕内镇臣刘应坤居中,及陶文等前后策应,再敕戎政协臣李春烨整顿京营军马,以备缓急。及敕关臣梁梦环为监军,往来催督。连营而马步并进,决一死战,以达锦州,又合锦之兵马奋击,令夷匹马不还。拼此三万五千人以殉敌,则敌无不克。至制胜出奇,潜天潜地者,臣将密商而阴用之,不敢先。但各镇之兵坐粮久不给,各兵与出关兵俱行支粮,此则司农与津部之任也。伏乞 天语叮咛令,廷臣力决大计。”[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79/33-34]

[8] 《明熹宗实录》卷八十四 “巡抚辽东袁崇焕疏……拼此三万五千人以殉敌,则敌无不克。至制胜出奇,潜天潜地者,臣将密商而阴用之,不敢先。但各镇之兵坐粮久不给,各兵与出关兵俱行支粮,此则司农与津部之任也。伏乞 天语叮咛令,廷臣力决大计。”[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79/33-34]

[9] 《明熹宗实录》卷八十四 “兵部覆议。抚臣之疏奇著也,险著也,以不拼死而围不可解也。督臣之疏正著也,亦稳著也,恐徒拚死而围终不可解也。为今之计,急以解围为主。而解围之计,专以责成大帅为主。况贼在连山等处,去宁远不过三五十里,大兵一出,即接贼垒。何呼吸之不可通而必身在行间耶。榆关重地,抚绥弹压,何可一日无人,则督抚阎鸣泰仍旧驻关门,亦相时度势,不容再计也。旨,援锦之役责成三帅,宁抚只宜在镇居中调度,战守兼筹,不必身在行间,该部说的是。督臣蓟抚仍旧驻札不必移镇。各镇兵马云集关门,该部解发粮草务期接济。各镇饷司多方措给月饷,以便星驰。余俱有旨了,作速依旨行。”[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79/38]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连载82:一份认识深刻的检讨书      下一篇 >> 连载84:宁锦之战大盘点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我等草根

—名家专著,草根点评— —逆史读袁,近期更新—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