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点评忽悠史
孙承宗、袁崇焕、明朝、辽东
http://blog.ifeng.com/22576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连载82:一份认识深刻的检讨书

2012-09-24 09:12:4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4102 次 | 评论 0 条

一份认识深刻的检讨书

 

正当袁大人还没想好应该怎么办的时候,满桂突然跑来了,并且带来了近万人马,从前屯来增援宁远。满桂的到来并没有给袁巡抚带来多少欣喜,反而增加了他必须去增援锦州的压力,因此袁英雄见到满桂劈头盖脸地就来了一通训斥,说就你这点儿人,去了也是白搭,你还是老实点儿待着吧。

虽然满桂挨了一通训斥,可袁大人最终还是得给朝廷一个交代,可是他又不敢带领军队出击,去锦州解围,于是他最终决定用一场作秀来蒙混过去。这场秀的第一个章节就是袁大人的一通组合拳,他向朝廷报告,说他安排下了“凌厉”的攻势,要连番向后金军使过去,并试图借此来吓退后金军。

袁巡抚“凶猛”的“组合拳”部署如下:首先要求派水师去抄后金的退路,其次是调遣蒙古部落去跟后金厮杀,接下来又用敢死队进行袭击,最后说要派出四千人去搞点儿动作。

其实,袁大人这几个招式,都是纸上说起来热闹。比如,让水师去断后金座浮桥,这浮桥固然可以断,不过人家能再架起来啊,这怎么可能吓跑后金军呢?再者,要求蒙古部落去跟后金军厮杀,那是更不可能退敌的。试想,当前皇太极带了好几万人来,如果蒙古部落一出动就能打跑,那后金军估计是纸糊的。况且如今的蒙古部落已经跟明朝“彼此离心”了,去不去的还不一定呢,而就算出击也不可能卖力(凭什么要出力?)。此外,人家跟明朝表面上联合,完全是因为若单独跟后金打肯定要吃亏,所以怎么能指望蒙古部落出动就打跑后金的几万主力呢?至于派几百人的敢死队晚上去放炮,那更是典型的作秀,几百人晚上折腾一下,就可以吓退几万人,若是果真如此,那缔造的将不是传说,而是神话!

这几个作秀最多是表明一下态度,而为了证明自己确实尽力了,于是袁英雄又提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是先从满桂带来的一万人中挑两千出来,再从宁远的部队中抽调两千,一共四千人,准备绕道去敌后搞点动作,希望能起点儿作用(此行决一死战或可淂志)。其实,这个计划也完全是个摆设,因为满桂带了一万人前来增援时,袁大人给出的结论是“彼兵数万,我兵万余,寡敌众”,若是再少一半多,只有四千人,那去了也肯定是一样的效果(或许更糟),所以这个安排即便实现了,那也完全是个过场,尤其是分别从两处抽调两千人,摆明了是作秀,无非是为了表明宁远的士卒也是能参战而没有胆怯(其实未必)。

总结来看,袁巡抚毕竟是凡人,因此肯定造就不了神话,所以咋呼了一轮花拳绣腿之后,皇太极肯定依然围困着锦州。

而皇太极不走,袁英雄不出击,就这么僵持着,皇太极倒没什么,一面招降锦州的守军,一面收割着袁大人地里的庄稼,或许还有围点打援的准备(但基本无效,因为袁巡抚不会出击);不过,袁英雄可就有点儿不好交代了。

虽然从战术上讲,宁远的守军不贸然出击,或许有几分道理(毕竟不擅长野战,还就好堆点儿土方),但是从主观能动性上来看,肯定是有问题的。试想,您袁大人不动如山,必然构成怯战,见死不救的罪名那是肯定逃不掉的,而且锦州如果是沦陷了,那罪名就更大了。所以,此时的袁英雄估计大概只有两条道路可走了:

 

1、选择出击,然后受挫,虽然暂时有损兵折将之失,但是锦州陷落之后,他的责任或许能小一些。

2、选择不去增援,可以避免损兵折将,但锦州陷落之后,责任就大发了——因怯战而见死不救!

 

在这两条路面前,袁大人很是犯难,原因是他无论走哪一条都没有好结果。他若出击则必然受挫,而他如果不去那就是怯战,貌似只能两害取其轻;可是,倘若锦州沦陷,无论是选择哪一害,都会不好过,因为到了那时,朝廷追究起来,可不是责任大小的问题,而是要找人出来承担锦州沦陷的罪责,所以无论是“受挫”还是“怯战”,效果估计都差不多,眼看来这口黑锅是要背定了。

换了别人,恐怕早就崩溃了,可袁巡抚却并没有放弃。在如此窘迫的形势下,他被迫作了一次深入地自我批评。

在前线战局全面陷入被动之后,袁大人奋笔疾书,搞了个泣血陈奏,细说了当时的实情,将自己的过失一并都写了进去,形成了一份认识极为深刻的自我反省。

袁巡抚在奏章里不仅承认了自己倒腾“议和”被皇太极耍了,而且还非常意外地参悟到了“关、宁、锦防线”的弊端,这些是很难能可贵的,只可惜袁大人在后来的职业生涯中没有“知错能改”,因此也就无法“善莫大焉”了。

袁英雄在奏疏里,将自己描述得如同一个被人欺负的孩子一样,他说后金太厉害了(否则就是自己太笨),什么都能办到(何所不逞);我本来想加强与蒙古的联合,可不曾想后金狼子野心,马上就攻打蒙古(当然,此时袁巡抚是把自己默视后金“大队”来“护送使节”,而其实是攻打蒙古的事情给省略去了);本巡抚尽力将朝鲜作为牵制后金的一方力量,但皇太极却出兵攻打朝鲜(当然,袁英雄此时对自己见死不救、不动如山的事迹是绝口不会提的),朝鲜被打残之后,本大人顿时就失去了一个牵制皇太极的臂膀(即攻鲜而空我之据);我本想用“议和”来忽悠后金,挤出点儿时间来修缮锦州、右屯一线的城池,可是后金马上发兵来犯,片刻就杀到,让我的工程进度大打折扣(实际上是三城瞬间就丢了两个,剩下一个还给包团了);那皇太极的招数,真是招招都够狠,而且还招招都占尽了先机:

 

“巡抚辽东袁崇焕疏,奴子妄心骄气,何所不逞。我欲合西虏而厚其与,彼即攻西虏以伐我之交。我藉鲜为牵,彼即攻鲜而空我之据。我藉款愚之,乘间亟修凌、锦、中左,以扼其咽,彼则分犯鲜之兵而挠我之筑。著著皆狠而著著不后。”[i]

 

在承认这一系列错误之后,袁英雄不得不提到被围困的锦州。袁大人对锦州的前景的展望显得极为悲观,他认为锦州必然要丢失,而且宁远也将如同锦州一样,会如法炮制地丢失掉,这样一来后金军就将直达山海关城下了:

 

“若锦失奴又必以困锦之兵困宁与中右,一路乘胜而下,即及关门。[ii]

   

袁巡抚之所以如此的悲观,想必是因为他看出了“凭坚城,用大炮”的弊端,也认识到了一旦前方城池被围困,后方是无法救援的(因为不敢出战)。

应该说这份检查的分量和认识程度都是不错的,不过袁英雄把前线说得这么不堪,却并非纯粹是真正为了反省,而是另有目的。



[i]【《明熹宗实录》八十四 [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 79/33-34]

[ii]【《明熹宗实录》八十四  “巡抚辽东袁崇焕奏……著著皆狠而著著不后。若锦失奴又必以困锦之兵困宁与中右,一路乘胜而下,即及关门。[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 79/33-34]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连载80:后金确实主力尽出      下一篇 >> 连载83:袁英雄设局逃避责任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我等草根

—名家专著,草根点评— —逆史读袁,近期更新—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