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点评忽悠史
孙承宗、袁崇焕、明朝、辽东
http://blog.ifeng.com/22576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连载78:袁大人遭遇完美骗局

2012-08-27 08:55:2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084 次 | 评论 0 条

袁大人遭遇完美骗局

攻打朝鲜之前,皇太极跟袁英雄眉来眼去了老半天,一度让袁大人感觉甚是良好,因而发出了“夫复何求”的感慨。但袁巡抚有所不知的是,皇太极在貌似恭顺的背后,却悄然布下了一个陷阱,并且把袁英雄忽悠到了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地步。

要解析皇太极的这个陷阱,就必须要从“议和”伊始的那个诡异开端说起。前文提到过,天启六年末,有一批后金使节来到了袁大人的驻地,对袁英雄称“老大人”,礼数恭顺,言语暧昧,一时间让袁巡抚很是得意,这群人就是方金纳带来的那批“谢吊”的使节。

如果单从明朝方面来看,方金纳就是一个来求款的,但实际上他出行的背后却是皇太极精心策划的一个阴谋,而这个所谓的阴谋其实也并不复杂,就是皇太极利用当时通迅条件不好,搞了一个时间差,用了一次缓兵之计。

前文已经提到,皇太极出兵朝鲜实质上是一场豪赌,若是赢了,不但能打破“三方布置策”的钳制,还能瓦解“四打一”的局面,当然值得一搏。而为了确保这场豪赌的胜利,皇太极在出兵朝鲜的同时(注意,确系是同一时间!),派出了方金纳为首的使节,名义上是去袁大人那里“谢吊”,但实质上却是故布疑阵,拖时间的。对于这个事情,后金方面资料记载得很详细,内容如下:

 

天聪元年丁卯正月初八日,命二贝勒阿敏,济尔哈朗台吉、阿济格台吉、杜度台吉、岳托台吉、及硕托台,吉率大军征驻朝鲜明将毛文龙。是日,遣方吉纳、温塔希致书明宁远都堂袁崇焕”[1]

 

其中“是日”很是关键,这表明了皇太极是在派出征讨朝鲜军队的“同时,又遣使去宁远“议和”的,明显是拖时间的,一丝诚意都没有。

金方纳等人在袁大人那里,表现得极为乖巧、恭敬,一副摇尾乞和的模样,把袁巡抚忽悠得不知所措,以为后金真的想要求和一样;而就在袁英雄沾沾自喜之际,皇太极的数万大军已经攻入朝鲜,袁巡抚则完全被蒙在鼓里。

史料中提到的“方吉纳”就是“方金纳”,而所谓“致书明宁远都堂袁崇焕”其内容无非是把努尔哈赤造反时提出的“七大恨”又复述一遍,其实大多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时隔那么久了,又拿出来扯皮,显得有些突兀,不过反正是拖时间,所以自然是扯得越远越好。可是,袁大人却不敢怠慢,回信里居然逐条和皇太极理论所谓“七大恨”,但皇太极用意则根本不在于此,人家看重的是时间。

皇太极的时间是这样算的,双方书信往来,单程少说要一两个星期(如果搞怪可以再慢一些),往返一下大半个月就没有了,如果双方再斟酌一下字句,想个三五天的,那来回就得一个月了,两封信下来,朝鲜恐怕就撑不住了。

后金这是充分利用了当时的通讯条件非常有限,既不能打手机,也不能拍电报,而搞了个时间差,最后使得等朝鲜向明朝报告遭袭的时候,袁大人还在忙着改皇太极书信的抬头,

袁英雄这边倒是很悠闲地改了一次不对,又改二次,二次还是不对,又打回去重写,可朝鲜那边却难熬了,没等袁大人这边改完,朝鲜那边停战协议都签订了。

其实,这每次都改不对,显然是皇太极故意的,天底下哪有诚心想议和,连却个书信抬头都要总出问题的?天启帝远在北京,都一眼就看出了问题,且一再提醒袁大人,皇太极根本就没有诚意,应付一下就可以了,别当真就好,该咋滴就咋滴,可袁巡抚却总是不肯罢手,这又是为什么呢?

说到这里,我们再回顾一下那位侯爷朱国弼的说法,他老人家其实已经点到了当中的奥妙所在。朱侯爷是这么说的:

 

“魏忠贤乃遣人吊孝,白送却无数金珠,反取嫚书一纸,边臣不奉忠贤之命,敢径为之乎。”[2]

 

朱侯爷怒斥某位“边臣”,若没有九千岁的授意,怎么敢私自去给老奴吊孝?其实就是在讲“议和”这事儿是魏公公在背后指使。

这样的判断王在晋也曾明确地提出过,他说从“谢吊”开始到后来的眉来眼去,都是因为袁大人在搞“真议和、假用间”,其目的无非是为了让魏忠贤因“成功媾和”(或者叫招降)而建功立业[3]

王在晋在陈述时,用了“设谋实自逆珰”的说法,这“逆珰”就是魏公公的特定称谓(当然是垮台之后的),这是在说主意是九千岁拿的,而袁英雄则是执行人。

朱侯爷和王大人的说法意思是完全一致的,就指认袁大人的靠山是九千岁,他去吊孝,是奉命行事,这样一来许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比如为什么天启都三番五次地告诫袁英雄,皇太极没有诚意就算了,而袁大人却要强求了(原来是接了九千岁的死命令)。

又比如,阎鸣泰跑了冤枉路,却要极力为袁大人辩解,力图证明袁英雄是“假议和、真用间”。

又比如,袁英雄得知被人耍了之后,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放走后金派来忽悠的奸细;又比如,皇太极每次来书都不符合要求,可袁巡抚却还是不轻易放弃……

想想袁英雄也真不容易,九千岁一时异想天开,定下了“议和”的路子,要建不世之功,可自己又不出力,一顺手便将这个蹩脚差事交给了袁大人,搞得袁巡抚一路欺上瞒下、几头受气。

不过,袁英雄虽然想方设法地使尽了浑身解数,几乎是厚着脸皮在搞议和了,可他却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因为皇太极派人来,纯粹是搞忽悠的。

就在袁英雄翘首期待皇太极改好作业的时候,皇太极却在等待阿敏在朝鲜的战报。阿敏正月出兵,在朝鲜打得很顺手,二月底朝鲜已经撑不住了(两封信果然够了),到了三月三日朝鲜国王便与后金签订了所谓的“兄弟之盟”,正式屈服于后金,这一点在《东华录》上有详细的记载:

 

至黄州,进驻平山,渐逼李倧王京,倧父子皆遁,遣族弟原昌君李觉等人进马及虎豹皮绵细苧布等物请和。三月三日,焚书盟誓,我军还。”[4]

 

以上史料显示,朝鲜战事基本结束于三月三日,而此时后金的主力依然远在朝鲜,所以理论上袁英雄还有“捣虚”的机会,但是袁巡抚却根本没有可能考虑出击,因为他正张罗派人去后金那边继续推进“议和”大业。

史料显示,就在阿敏结束朝鲜战事的三月,后金的奸细正好带着袁英雄的使节,离开宁远去沈阳送信[5]!这个时间安排得实在很巧妙,当然是后金的安排够巧妙。具体来讲,阿敏三月初三在朝鲜得手之后,尚需要时日返回沈阳,所以后金仍须拖延一些时间。此刻,方吉纳等人带着袁大人的使节去后金,那皇太极在时间安排上就完全主动了。

首先,袁大人派遣使节过去,然后再带皇太极的书信回来,是需要往返时间的,而阿敏则是单程返回;其次,从宁远到沈阳的距离,和从沈阳到朝鲜王京的路程,可谓半斤八两,所以阿敏从朝鲜往回走是单程,而袁巡抚若等待自己派出去的人从沈阳回宁远,则相当于是双程;简单的从这一单一双来看,皇太极已经占了先机。若是皇太极“回信”再故意拖延一下,那时间就更充裕了。由此可见,袁大人顶着王督师的压力,放皇太极的使节回去“送信”,其实不过是帮着后金在拖日子,实属被骗了还帮人数钱。

而对于袁巡抚派去的使节,皇太极放他们回来日子也掐算得很精妙,“刚好”在阿敏回师的四月!也就是说,皇太极是等到阿敏的队伍回来了,才放袁大人的使节回去的。

由于后金四月才放袁英雄派去议和的使节回来,因此在四月间袁大人手下的关宁军自然没有可能出动去捣虚,而样一来皇太极就又度过了一个安全期(可用于军队休整):

 

“四月初十日,遣青嘉努自军中至,报称前往朝鲜之军还,诸贝勒已于初八日渡江等语。”[6]

 

四月,明使杜明忠还。”[7]

 

从整个“议和”的过程来看,皇太极完全将袁英雄玩弄于鼓掌之间,每个动作,每个时间点,都掐算得十分精妙。此外,无论从行文写信,还是方金纳的出色表演,一切都可圈可点。而袁大人就显得太凄惨了,要么是被皇太极耍得团团转而不自知,足显其蠢笨无能;要么就是串通奸臣大搞“背主议和”,反正横竖都讨不了好。



[1]【《满文老档》天聪元年正月第一册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译注 中华书局出版 19903月第1 805-806]

[2]【《三朝辽事实录》卷十七[李澍田 编《先清史料(四集)》吉林文史出版社 430]

[3]【《三朝辽事实录》卷十六 “彼时主张虽由崇焕,而设谋实自逆,逆欲招款奴酋,建不世之勋,意不止封侯已也。自有辽事以来,此举实为大误”[李澍田 编《先清史料(四集)》吉林文史出版社 408]

[4]【《东华录》卷二】

[5]【《东华录》卷二 “三月,方吉纳等偕明使杜明忠□崇焕书及李喇嘛书至。”[可参阅《满文老档》天聪元年三月至四月 第二册]

[6]【《满文老档(全二册)》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译注 中华书局出版 19903月第1  840]

[7]【《东华录》卷二,可参阅《满文老档》天聪元年三月至四月第三册】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连载77:东江、朝鲜都来告状      下一篇 >> 连载79:明、金双方都吵开锅了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我等草根

—名家专著,草根点评— —逆史读袁,近期更新—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