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点评忽悠史
孙承宗、袁崇焕、明朝、辽东
http://blog.ifeng.com/22576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连载77:东江、朝鲜都来告状

2012-08-20 08:35:5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344 次 | 评论 0 条

东江、朝鲜都来告状

后金在朝鲜打得很顺手,先后攻克义州、铁山、爱州、宣州、郭山、凌汉山、安州、平壤、黄州等地,之后直逼王京,朝鲜国王一看形势不妙,便窜上江华岛避难去了。在被后金一通重拳打得鼻青脸肿之后,作为“三方布置策”中的一方,“四打一”的一员,朝鲜怨气十足,随即派出了使臣,特来北京告状。

朝鲜的首席诉讼员名叫金蒙宪,他来北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带了一个告状团队来,并且动作很迅猛,后金正月才从沈阳出发,而当月金诉讼员就到达北京且递上了告状书。

状纸上说,朝鲜是小邦(不是现在的“大韩……”),不但兵少,粮食也缺,一穷二白之下,又出不了刁民,反正可怜得一塌糊涂。也因为惨成了这副模样,所以平日里便总是指望着天朝能照应一下。不过目前的形势很严峻,入冬之后,毛帅的主力都撤到皮岛上去了,但后金军又飞不过去(因为没有水师),这么一来我们小邦便单独暴露在后金的锋芒之下。

又因为我小邦平时里经常帮着天朝对付后金,所以皇太极对小邦很是怨恨,时刻都有想吞并小邦的念头(奴之必吞噬小邦者,其心岂顷刻忘也)。好在平日里皇太极只是有这样的贼心,可却没那贼胆,因为他总是顾念着明朝的辽东镇(直以内惮关门、宁远之势),害怕出了门之后,窝会让人给端了,因此才没有敢贸然进犯小邦(顾念巢穴不敢逞)。

可是,最近天朝上国却无故放低身价,跑去给后金吊孝,并且还莫名其妙地跟皇太极议和(因丧出吊无故讲款),这就给了皇太极一个出兵的机会,来攻击我们小邦,可把我们给坑惨了,后金到了朝鲜之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还到处制造无人区(掳掠人口),反正是良心大大的坏掉了。

我小邦今天遭此大难,肯定是个杯具,然而这样的杯具,恐怕不仅仅只会摆在我小邦一家的茶几上吧?(此其势岂独欲制我小邦而已乎)如果我们小邦哪天撑不住了,那你们天朝上国的东江镇也就没地方依存了。而一旦毛帅声势被削弱,皇太极的后顾之忧就缓解了,届时整个辽东战局就会发生演变,到时候你们天朝便有了大患。

综上所述,在这种严峻的情形下,小邦迫切希望天朝能派出一支人马,乘虚而入,使得后金首尾不能相顾,这样不但能完成恢复辽东的大计,而且我小邦也才能得以保全,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一个机会啊。当然,相信天朝上国自有妙计,就不用我们小邦多说了[1]

虽然,朝鲜派来的这位金诉讼员说了一大堆,哭穷、装可怜等等什么都有,但是他的核心意思却是在控诉袁大人的种种作为。比如,非但因为折腾议和而破坏了局面,而且又按兵不动、见死不救,实在缺乏战略眼光,不仅坐失了良机,还眼睁睁地看着朝鲜被后金蹂躏,确实太不像话了!

无独有偶,毛文龙作为“四打一”的成员,也特发来告状信。信上说皇太极宣称,去年十月有四名汉官,带着三十多个仆役,五只骆驼,马、骡三十多匹,载着礼物前来议和,并给我老父汗上坟,且“很孝敬我”;而我(皇太极)也还了礼,并且约定三岔河为界,这个条件讲好之后,我就能放手攻击东江镇了。

在复述了皇太极的言论之后,毛总兵想说什么,大家大概都应该能猜猜到一些了——在告状信里,毛文龙明确指出,后金现在之所以敢于突袭东江镇,就是因为你袁英雄倒腾议和(皆因西边讲和),并且关宁军的见死不救也是因为这个(关上兵马自然不动)。

当然,毛总兵的告状信里也不都是检举材料,其中还有一份重要军情。这就是后金军的主力已经大都来了朝鲜,而皇太极手下连一万人都没有(老寨马步达子不满一万),如今正坐立不安地犯愁呢(且时时跳站忧愁)。

之后,毛文龙还提到,后金主力好几万人跨过鸭绿江之后,他就派出水师封锁了航道,这下子后金便着急了,赶忙到处征集船只,还出大价钱搜罗会造船的工匠,许诺每人赏银千两。不过,可能是因为后金人缘不好,没来多少,于是后来连会游泳的都招募,并且开价每人一百两,估计是雇来架浮桥的,反正是花了血本,且想尽了办法,一定要保证能将过河的主力撤回来[2]

应该说毛大帅告状信中的内容都很是要紧,其中后金将袁大人“吊孝”说成是“主动议和”非常值得注意,因为这种说辞同样也出现在了朝鲜以及蒙古人的口中:

 

朝鲜:“因丧出吊,无故讲款”

蒙古:“你自家驮载许多金帛,着哈喇替他吊孝求和,反教别人与他为仇[3]

 

这一切说明皇太极是在刻意利用袁英雄吊孝的事实,去四处散布明朝已经“主动议和”的谣言,以瓦解“三防布置策”和“四打一”的各方。

此外,在毛文龙的信里提到的,后金军全部主力都去了朝鲜,后方空虚是非常关键的军事情报。这个情报如果实属,那么辽东镇联合蒙古出击的条件就成熟了;况且此时毛大帅也已经明确指出,河道已被他封锁了,而后金军的全部主力也因此全被困在了朝鲜,这样的局面给辽东镇、蒙古两方去后金地盘上捣虚,可谓提供了几乎完美条件。

其实,就算航道不能被完全封锁,可只要真如毛总兵所说,皇太极在后方的兵力正处于兵不满万的情况,那袁英雄再不出击,可就真的要丧失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了。而为了让袁大人和朝廷重视这个机会,毛文龙特别在奏章的最后加注了两句很直白的话,曰:

 

“新汗手下兵不满一万,俱是心寒胆怯,常怕西边大兵直捣。今宁远必须统大兵直渡三岔,径捣沈阳,狡奴自无噍类矣。此一大机会,断不可蹉过。”[4]

 

毛文龙的叙述非常朴实,即便是文言,但恐怕连现代人都能看得明白,可袁英雄却一叮点儿也听不进去。可见,此时的袁大人已经中毒太深了,基本属于无可救药型,所以他接下来便很坦然地进入了皇太极精心设计、潜心施为的完美骗局之中……



[1]【《三朝辽事实录》卷十七  “朝鲜国陪臣金蒙宪等呈称:小邦兵单粮少,苦无援助,平日所仰望者惟天朝而已。今则海路陷绝,缓急不能赴号,而毛镇又兵疲食缺,自知气势不振。江水将合,则当入保海岛,以为避兵之计,非但贼来不能飞到毛营,看毛镇亦无由出陆以见虏马,况望其协济小邦之急乎,以此料小邦安危存亡不可知也。小邦为天朝守职尽分,向年柳河之役已与奴结衅构怨,又以毛镇藩在小邦,奴之必吞噬小邦者,其心岂顷刻忘也。直以内惮关门、宁远之势,顾念巢穴不敢逞。以迨新酋国事之始,因丧出吊无故讲款,阳缓关宁之师,乘机聚发,悉统东向,蹂躏我城池,虔刘我士民,窥战我王京,此其势岂独欲制小邦而已乎。小邦一日不支,则毛镇亦一日无所依着,毛镇无所依着,则彼时皇朝疆场之忧,又不止于今日也。诚及此时速发偏师,乘其空虚捣其巢穴,使贼首尾牵掣俱莫能救,则一举而全辽可复,属国可全,群丑可灭,此正难得不可失之机会也。堂堂皇朝庙算已定,区区小邦陪臣不敢妄陈,然而刍荛之言,圣人择焉。”[李澍田 编《先清史料(四集)》吉林文史出版社  412]

[2]【《东江疏揭塘报节抄》天启七年三月十三日塘报  “据北岸职埋伏底报报称:四王子于正月初八日,将兵马多发丽地,老寨马步达子不满一万,且时时跳站忧愁,说去年十月内,西边汉官四员,手下人役三十二名,骆驼五个,马骡共三十余头匹,绸缎布匹纸马,一来讲和,二来上我老汗的坟,很孝敬我。我答礼与他膘马八匹,貂皮一千二百张,人参八箱,三岔河西筑墙为界,还是供他。只要我去犯东江,省得他进兵掣我。不意大兵过江活擒毛家,竟无音信,调过救援三四万人,又不见来,一发心慌,出告示募有能造天朝船只者,赏银一千两,会水者赏银一百两。有三王子庄头一名,出来墙外造船个月有余。顺东江下来,救得我的兵马回来,官上加官,等情到职。看得奴子今年突犯东江,皆因西边讲和,关上兵马自然不动。”】

[3]【《三朝辽事实录》卷十六  “督师王之臣奏……年来奴酋求和于西虏,而西虏不从,屈服于朝鲜,而朝鲜不受,一旦议和彼必离心,是益敌以自孤也。近日通官过都令处夷鞭其背云:‘你汉人全没脑子,终日只说我们不助兵,你自家驮载许多金帛,着哈喇替他吊孝求和,反教别人与他为仇,我们也不如投顺也罢了。’”[李澍田 编《先清史料(四集)》吉林文史出版社 407-408]

[4]【《东江疏揭塘报节抄》天启七年三月十三日塘报】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连载76:攻朝鲜,皇太极的豪赌      下一篇 >> 连载78:袁大人遭遇完美骗局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我等草根

—名家专著,草根点评— —逆史读袁,近期更新—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