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点评忽悠史
孙承宗、袁崇焕、明朝、辽东
http://blog.ifeng.com/22576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连载76:攻朝鲜,皇太极的豪赌

2012-08-13 08:17:0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508 次 | 评论 0 条

攻朝鲜,皇太极的豪赌

 

 

据《明熹宗实录》记载,阎总督和袁英雄一唱一和的大戏刚刚落幕,登莱巡抚就突然来上报三岔河上出现了后金军;报告里说,如果后金军跨过三岔河沿陆路开进,那就是冲着关门来了;而若是扬帆出航,则是以海路来袭。登莱巡抚称,对于目前的状况,他已经做了一番周密的部署,海上水师拦截,要冲布下疑兵,路上还有袭扰,另有待敌退去之后,尾随掩杀的伏兵[1];这番部署还算精巧,想来在当时应对大敌也算具备先进性了。

看过登莱巡抚的报告之后,估计袁大人有点儿郁闷,因为他前不久才忽悠了阎总督,说后金大队抢蒙古是“护送使节”,这次又来了一大股,难道又要说成是护送使节吗?

另外,阎总督前不久才鼓吹说,他袁英雄正对后金施展“借机用间”的谋略大计,并且按照阎大人的说法,他袁大巡抚已经能够纯熟地驾驭皇太极了(也就改了人家两次书信的年号),而这时后金进军三岔河,似乎就显得太不给面子了,让袁大人自己怎么也不好解释……因为既然都已经用“议和”把忽悠住了对方,可后金怎么又突然进兵了呢?这可真让人伤脑筋啊。

不过,倒霉的事情还不仅仅是后金突然进兵三岔河,估计袁英雄准备用来给登莱巡抚“释疑”的手书还没写完,兵部又接到了朝鲜也遭到后金攻击的消息。

消息是督师王之臣送去兵部的,王大人在奏章里说,后金兵在朝鲜横行,连克艾州、昌城、铁山。同时,王督师还提出了质疑,说先前“有人”鼓吹什么后金是来求款的,可现在怎么又突然攻击朝鲜了?据此来看,那九个来游说的“来使”,恐怕都是奸细吧,可不要轻易放回去了!而为了确认身份,王总督还直接点了头目“方金纳”的名:

 

“则方金纳等九人尚可使之去哉”[2]

 

王督师貌似有意让袁巡抚难堪,而天启却给袁大人留了几分面子,他回复王督师的上谕里说,方金纳他们几个如何发落,还是尊重人家袁巡抚的意见吧(夷使去留听宁抚)。

王大人都点了方金纳的名头,并且连同行有九个人都挑明了,明显是不给退路。可袁英雄为了他的“议和大计”,一咬牙还是给放回去了。理由也相当的牵强,就是刚才提到的,袁大人硬说是要让这些人回去给皇太极捎个信,要求后金立马撤了侵犯朝鲜的兵,不过早后面又跟了一句,曰:“但事变无尝,理固可凭,势难强合”,意思是可能不管什么用(汗!)

 

“仍遣方金纳贻书于酋,令其急撤犯鲜之兵。但事变无常,理固可凭,势难强合。”[3]

 

这种自欺欺人,此地无银的把戏,也算是在被逼无奈之下,不得已而为之了,所以袁英雄当时是何等的尴尬与被动,就可想而知了。

在登莱巡抚和王督师接连报告后金军在一东一西都有动作的情况下,天启帝明确指出后金求款本来就不可信(狡奴变诈叵测,款不足信),而我也早打过招呼了(朕久洞知,屡旨自明)……天启说这些话,应该是有所指的,而目标就是袁大人。

此时,后金发难已是不争的事实;而皇帝也表明,他早就说过后金不可信,因此前几天还在极力鼓吹“借机用间”的袁大人,脸上便再也挂不住了,于是马上提交了一封辞职信[4]。袁大人递的这封辞职信,其实是承认自己在“谈款”这个问题上确有过失,这跟后来天启帝在评价袁大人下课时,批注的一句:“谈款一节,所失非小”是遥相呼应的,说明天启斥责他并不是没有根据的。

当然,袁大人“辞职”也真会挑时候,眼下朝鲜、东江镇、辽东镇都遭受后金军的威胁,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作为辽东镇的一把手,居然提出要撂挑子,自然是不会被同意的,所以袁大人的辞职,也就是作个姿态,嘴上说说,认个错而已。最后皇帝也没深究(怎么也不会在这个档口上追究),安慰几句之后便提出,希望他继续留任,于是袁巡抚暂时没有了下课危机。

袁英雄这边才刚刚松了一口气,不过另外一边一个人的心却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这个人便是后金的皇太极。

当时,后金面临的是辽东镇、蒙古、东江、朝鲜“四打一”的局面,而明朝又奉行“三方布置策”,对后金形成了左、中、右联合的制约——后金向左,则中、右牵制;攻中则左、右抄袭;击右则左、中捣虚。

因为有了左、中、右的相互牵制,所以后金当时被困在辽东,根本无法动弹;而现在皇太极出兵朝鲜,主力全部都押出去了,后方必然空虚,如果此时作为一左一中的辽东镇和蒙古合力趁虚而入,那后金恐怕要方寸大乱了,这是皇太极最为担心的局面。

如果因后方被捣虚,而被迫撤回朝鲜的主力,那皇太极这场豪赌就浪费表情了,所以别看后金这边忽悠了住了袁大人,那边又在朝鲜连连得手,其实只要袁大人能动一动,整个形势就大不一样了。

若是辽东镇的主力,能联合蒙古部落一并出动,那后金必然被迫撤军回援,整个局面就又回到了原点,而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朝鲜对后金更加仇视,蒙古部落和辽东镇热身一次联合出击,“四打一”的局面更加稳固,“三方布置策”配合更加默契。

可是,倘若袁英雄龟缩不出,任凭后金蹂躏朝鲜,这不仅让朝鲜心寒,也会让蒙古感到悲凉。而如果朝鲜屈服于后金,蒙古部落对明朝又彼此离心,那“四打一”的局面将不复存在,“三方布置策”也将化为乌有,此时后金的日子就好过多了。所以,为了这个目标,皇太极才不惜压上全部筹码去豪赌!



[1]【《明熹宗实录》卷八十一  “登莱巡抚李嵩谓,奴兵已抵三岔东岸,扬鞭则向关门,鼓楫则通海路。业布置水师,分汛以遏奴冲,设疑以乱奴谋,暗袭以牵奴后,伏兵以击奴归。疏入报闻。”[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 76/19]

[2]【《明熹宗实录》卷八十一[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 76/21-22]

[3]【《明熹宗实录》卷八十二[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 77/3-4]

[4]《明熹宗实录》卷八十一  “宁远巡抚袁崇焕疏辞重任。得旨,袁崇焕兼辖关内外已有前旨,着遵旨行不必逊辞。疏称守为正著,战为奇著,款为旁着,具见井井石画,还与内镇道将诸臣作急料理,以固严疆,副朕委任之意。”[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编《明实录东北史料辑(二)》熹宗 76/30]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连载75:袁大人的“执迷不悟”      下一篇 >> 连载77:东江、朝鲜都来告状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我等草根

—名家专著,草根点评— —逆史读袁,近期更新—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