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陈禹安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xinlichenyua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水泊梁山的价值观嬗变之一:王伦时期的价值观

2012-03-21 09:12:3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8138 次 | 评论 0 条

在王伦时期,梁山组织的价值观就是“打家劫舍”。

“打家劫舍”是不需要区分打劫对象的善恶好坏的,唯一的判断标准就是打劫对象是不是具备值得打劫的财或色。这样做,必然要滥杀无辜。

林冲要投梁山,王伦为难他,以三日为限,一定要他纳一份投名状。这所谓的投名状就是下山胡乱杀一个人,将头纳献,以表忠心。

林冲等到第三日,才见有一个汉子挑着行李走过。林冲杀出,那汉子却十分机警,飞奔逃走。林冲只好感叹:“你看,我命苦么!来了三日,甫能等得一个人来,又吃他走了。”

林冲本是个有着强烈正义感的人,善恶分明且嫉恶如仇。但是,在他设法要加入梁山的时候,却身不由己地受到了当时梁山价值观的影响。他为了自己能够有个容身之地,也不管这个挑行李的汉子是善是恶,一心只想砍下他的人头来纳投名状。而讽刺的是,这种滥杀无辜的行为本来却是林冲极力反对的。

梁山此时的价值标准和其他的小山寨并无区别。

李忠、周通领导下的桃花山,也是当时的一个小山寨。我们来看看小霸王周通的胡作非为。

桃花山下有一个桃花村。村中刘太公家女儿颇有姿色,被周通看中。周通撇下二十两黄金,一匹红锦为定礼,根本不问刘家意见,强行要入赘成亲。

孔明孔亮兄弟俩在白虎山落草,打家劫舍。孔氏兄弟为什么上山为寇呢?却是因为和本乡一个财主争竞,一怒之下,就将财主家一门良贱,尽数杀了。财主家当然有可能为富不仁,鱼肉乡邻,但显然也不是家里每个人都够得上死罪。孔明孔亮因为一些邻里纷争,就滥杀无辜的做法,根本没有道义可言。这样的人上山之后,每日打家劫舍,当然是不会考虑被劫者的善恶好坏的。

李忠周通的桃花山和孔氏兄弟的白虎山,和梁山一样,是当时这些不成气候的小山寨的一个缩影。而最有说服力的例子则要数张青和孙二娘夫妻俩开的酒店。

张孙的十字坡夫妻店是一家典型的江湖黑店,我们也可以将其视为一个小规模的江湖组织。

张青原本在光明寺种菜为生,后来因为一些小事和寺中僧人起了争执,一时性起,就把光明寺里的和尚全杀了,放把火烧做白地。张青看看官府也不来查问,就在十字坡下改行剪径。有一天却被一个老二打倒。这个老儿就是孙二娘的父亲,年轻时也是个剪径的高手。老儿见张青手脚活便,便带他归去到城里,教了许多本事,又把招赘张青做了女婿。

夫妻两人就在十字坡盖了几间草屋,明面上卖酒为生,实际上却是查看过往客商的底细,有些入眼的,就用蒙汗药整翻杀死。大块好人肉切做黄牛肉卖,零碎小肉就做成包子馅。

张青为了不误杀无辜,还特地立了一个“三不杀”的规矩。

“第一等是云游僧道,他不曾受用过分了,又是出家的人。第二等是江湖上行院妓女之人,他们是冲州撞府,逢场作戏,陪了多少小心得来的钱物;若还结果了他,那厮们你我相传,去戏台上说得我等江湖上好汉不英雄。第三是各处犯罪流配的人,中间多有好汉在里头,切不可坏他。”

这三条规矩,是张青对“打家劫舍”价值观的一种外显的约束。这一点和一些小山寨比起来,是个不小的进步。但可惜的是,这三条规矩只不过是纸面文章,形同虚设。

你看第一条规定的是不杀云游僧道。但鲁智深路过酒店的时候,就被孙二娘用蒙汗药麻翻了。如果不是张青看他那条禅杖非同一般,将其救起,鲁智深早已一命呜呼了,哪里还有机会在日后建功立业,修成正果。

鲁智深的遭遇并非一个孤例。孙二娘还麻翻并杀了一个长七八尺的胖大头陀。这个头陀遗留下来的一个箍头的铁界尺、一领皂直裰、一张度牒,后来倒成了武松的护身之符。

而武松本人,当时正是一个被刺配的罪犯。十字坡酒店的第三条禁令写得非常明白:各处犯罪流配的人,中间多有好汉在里头,切不可坏他。但孙二娘照样在武松的酒里下了药。

据孙二娘自己后来对武松坦白说:“本是不肯下手,一者见伯伯包裹沉重,二乃怪伯伯说起风话,因此一时起意。”

孙二娘说出了所有的剪径者的价值判断底线——一切以过往客人的财物多寡为标准。只要钱财丰盈,管他是谁,必要下手杀之,将财货据为己有。

武松说:“我是斩头沥血的人,何肯戏弄良人。我见嫂嫂瞧得我包裹紧,先疑忌了,因此,特地说些风话,漏你下手。那碗酒,我已泼了,假做中毒。你果然来提我。一时拿住,甚是冲撞了,嫂嫂休怪。”

武松在江湖上厮混多年,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否则他也早成了刀下怨鬼,化身为包子肉馅了。

在和武松解释的时候,张青屡屡把责任推到老婆孙二娘身上,只推托自己不在场,不知情,不负责。但张青作为一店之主,一家之主,虽然立了规矩,却从来没有看见他因为老婆和其他手下违犯规矩而有所惩罚。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此纵容放肆的态度,孙二娘当然是会毫无顾忌,愈演愈烈的。

可见,张青的“三不杀”只是一种自我欺骗式的心理安慰,而其他的山寨则做得更加赤裸裸罢了。

但是,执行这样的价值观,必然给组织带来不良的影响。这种不良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组织臭名远扬,好人避而远之。你想,如果周通强行和刘太公的女儿成亲的事情得逞,还会有谁认为这是一个正面意义上的组织呢?作恶多了,最终必然恶贯满盈。

2. 被有志之士认为是一个下三滥的组织而不愿加入。这直接影响到了组织的内部建设。

我们不妨从当时几个主要小山寨的整体状况倒过来验证上述分析。当时的小山寨主要有:梁山泊、桃花山、少华山、白虎山、清风山、饮马川等(此时的梁山泊并未一枝独秀,在规模和实力上也和其他小山寨差不多)

这几个小山寨,头领不过寥寥数人,兵马不过五七百,规模与实力均是不值一提。而头领的武艺更是不堪一击。桃花山东周通被鲁智深假扮新娘打得头破血流。少华山的陈达找史进挑战,失败后被擒。少华山另外两个头领朱武和杨春为了营救陈达,只能使出苦肉计,将自己用大绳绑了,跪在史进面前哀求。可见这些所谓的山寨头领本领稀松平常之极。这样的组织,怎么可能会有重大发展呢?

事实上,组织外部的业务拓展,和内部的组织建设密不可分。

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如果打劫杨志的时候不是林冲出马,而是王伦、宋万、杜迁中的任何一人,那么最后的结局必然是死于杨志的宝刀之下。一个以“打家劫舍”为外部扩张价值观的组织,如果自身的组织建设没跟上,缺乏有打斗实力的人才,必然是要遭受失败的。

但是,仅仅靠“打家劫舍”的价值观是不可能吸引真正武功高强的人前来投奔的。林冲这样品性高洁且又武艺出众的英雄之投奔梁山,是一个罕见的例外。林冲绝不是因为认同梁山当时“打家劫舍”的价值观而上山的。林冲确实是因为无处容身,连安安耽耽当一个奉公守法的囚犯都不可得的极端情况下才被逼上山的。这是关于组织魅力五要素中另外一个要素——个人成长的话题。我们在后面的章节中还会详细论述。

而王伦在对待强力人才的态度上的猥琐狭隘,更加制约了梁山的发展。

梁山上的聚义厅是王伦率先建起来的。作为山寨的一把手,王伦当然是渴望自己山寨壮大强盛起来的,他当然也明白,要想组织兴旺发达,不吸纳更多的人才无异于白日做梦。所以,王伦在内部组织建设上的价值观体现是“聚义”,将更多的讲义气、同生共死的人聚拢起来。(对林冲和晁盖一伙的先热后冷)

王伦对待杨志的态度可以充分说明这一点。

林冲为纳投名状,与杨志恶斗。两人武艺旗鼓相当,斗个不相上下。王伦亲自赶来叫停。

王伦听说这个硬手是“青面兽”杨志,顿时肃然起敬。几年前,王伦附东京应试的时候,就听说过杨志的大名。这次遇上了,当然是极力挽留。王伦的目地是一箭双雕,即可以充实山寨的实力,也可以利用杨志来制衡武艺同样高强的林冲。但是,以梁山泊当时的价值观,怎么可能留得住杨志热衷功名的拳拳之心呢?

杨志是本朝五侯杨令公之孙,少年时曾应过武举,做到殿司制使官。后来因押送“花石纲”,遭风打翻了船,失陷了花石纲,只好远逃避难。这次因为天下大赦,杨志张罗了一担儿钱物,准备回东京去枢密院疏通关系,再谋个职位。

杨志的想法是指望凭着自己的一身本领,到边庭上一刀一枪,建功立业,也好博个封妻萌子,为祖宗争气。而梁山的“打家劫舍”显然是和杨志的初衷大相径庭的。杨志不可能就此落草梁山,玷辱了祖宗和自己的清白名声。

从王伦对待林冲来投的态度上,可以得知,他所倡议的聚义不过是伪聚义,是仅仅停留在表面的聚义。就像成语“叶公好龙”中的叶公一样,对外号称自己特别喜欢龙,但是一旦龙真的慕名而来,叶公却吓得躲到桌子底下去了。

林冲就是考验王伦的一条真龙。在林冲面前,王伦原形毕露。而这样的王伦,这样的梁山,显然是没有多少组织魅力可言的。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韩寒补考题目一点也不“破”朔迷…      下一篇 >> 2700+万奖金最终会毁了恒大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心理陈禹安

陈禹安,心理经管专家,作家,作品《心理三国》三部曲(包括《心理关羽》、《心理诸葛》、《心理曹操》)、《心理乔布斯》《海底捞能捞多久》、《向子贡学说服》、《激励相对论》、《我是曹操,我怕谁》、《如何成为带头大哥——金庸武侠管理学》、《如何管好韦小宝——鹿鼎记领导启示录》等。禹安书友会QQ群:202470923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